欢迎您访问国际能源网!
客服热线:400-8256-198 | 会员服务 | 广告服务 |

国际新能源网

新能源行业专业门户网站
您当前的位置: 新能源网 » 风力发电 » 风电产业 » 正文

CWP2016:海外项目整体上复杂性高于国内 应建立各国能源合作机制

国际新能源网  来源:能见APP  日期:2016-10-21

第一是建立各国能源合作机制,优选适宜条件促进各国政府与企业形成联动;第二是建议更加理性的、合理的、科学的去参与到海外项目;第三是要我国技术标准上下功夫,政府、行业协会、认证机构应形成合力共同推广中国技

10月20日,2016年北京国际风能大会暨展览会在中国国际展览中心召开。中兴能源副总裁崔雅萍在“‘一带一路’与国际化”会上发言,她表示海外发展也面临着诸多挑战,海外项目整体上复杂性要高于一般国内项目,风险控制很关键,需要多方位了解和尊重项目所在国的法律、政策、文化、习惯等。其主要分为在政府审批上流程很复杂,效率低下;信用风险上,商业信用不高,履行能力还很有限,导致企业利益受损;技术上,由于很多国家依然沿用和依赖欧美国家的技术标准,因而对我国产品出口以及技术推广带来一定的困难;土地属性上,新能源项目占地比较大、比较广,因此土地属性上权属非常关键,需要利用当地的律师资源做深入调查,这些对于中国企业目前来,还具有很大的挑战。

对此,有三方面建议,第一是建立各国能源合作机制,优选适宜条件促进各国政府与企业形成联动;第二是建议更加理性的、合理的、科学的去参与到海外项目;第三是要我国技术标准上下功夫,政府、行业协会、认证机构应形成合力共同推广中国技术标准在国际上发声。

以下为发言全文:

崔雅萍:谢谢主持人,也谢谢各位来宾,今天非常高兴有这个机会,能和我们在座的每一位来分享中兴能源在光伏所做的工作,先简单向大家介绍一下中兴能源,大家对中兴通讯中兴集团有很多了解,中兴一直专注于做通讯也是现在目前全球知名的通讯设备制造商,也是中国最大的上市通讯设备制造服务商,那在2008年的时候也新拓展了我们新能源的领域,中兴能源也是成立于2007年,主要是从事于新能源和节能环保领域的一些资源服务。那在这里也是紧扣主题跟各位分享一下中兴能源在太阳能光伏领域所做的一些工作。很多中国的光伏企业都是从大型的地面电站作为业务的出发点的,但是中兴能源走了一个不太一样的路,中兴是从离网还有分布式光伏开始进入到光伏这个项目领域的。那目前也是在全球也是开发了很多的这个项目。在这里也是重点介绍一下中兴能源在离网光伏电站建设所做的一些工作。

首先也是基于我们中兴集团在通讯行业所积累的丰富经验,那也是我们国内首家获批电信行业国家金太阳示范工程项目,很多基站,珠穆朗玛峰,大本营供电都是中兴集团采用光伏发电解决的。2012年积极响应国家发改委能源局全面解决无电人口用电三年行动计划,在新疆、青海、内蒙、甘肃有效解决30万农牧民生活医疗教育的用电。这是我们现场实施的照片,这是我们在四川左边这个图是在四川的大山里,这些人一辈子生活在大山里,从来没有见到过光亮,所以当新能源给他们带去光明的时候,当地人都不能用兴奋和激动,我觉得应该是一种重生的感觉,所以我们中兴也提出了新能源还有光伏技术在全球的一个可集性。分布式电站建设,中间是我们位于深圳总部,目前持有分布式光伏项目在国内非常非常多的,包括深圳比亚迪的总部十及兆瓦的,还有南波他们工厂分布式项目大多都是由我们建的。大型地面电站建设开发是近几年开始建的,在新疆、内蒙古开始建设。今天主题是“一带一路”还有国际化的光伏,在这一点刚才扎法尔·穆罕穆德先生已经走了,实际中兴也是积极响应国家“一带一路”的战略在巴基斯坦旁遮普省投资建设900MW光伏电站,这个项目意义也是很大,是全球最大的光体地面电站项目。这是我们当时为了向巴基斯坦展示我们中国企业的履约的能力还有我们实力也是用全球最大的运输机把我们并网设备空运到了巴基斯坦,确保了我们第一个100兆瓦顺利的并网,也得到了巴基斯坦政府和当地居民很大的认可。这个项目也将近投资一百亿人民币了,在当地2000人写的太少了,第一期解决当地2000人的就业,所以对当地的缺电的现状的解决应该是有非常大的帮助。这是我们现场的照片中央电视台凤凰卫视多次派人去那儿航拍也是非常非常壮观。

其他的扎法尔·穆罕穆德先生除了地面电站离网式,这些项目中兴也是做了非常非常多,主要集中在非洲地区,这是我们在2015年执行政府乍得的离网光伏项目,瓦数很小,对当地解决也是非常有帮助。乍得这个项目我也想多提几句,中国企业我想能坚持到现在的应该都是对国际或者对于走出去都是非常有激情非常有热情的,那么现在整个的国际环境各个方面也是非常的好,中国企业也很有实力走出海外,国际的确是很复杂的课题,包括介绍这类项目,我们执行政府的项目,还有很多也是中国很优秀的企业,但是在走出去的过程当中遇到了一些问题,举一个简单的例子,像我们这个乍得光伏项目就是6000套小型离网式,中国的企业就说好,我执行项目准备好了就发货物,中国企业我准备好了,也不跟人家打个招呼货就发过去了,外方很多也需要协调的海关还有当地部门,没有接到通知,货就在港口一直待着,有的时候会产生很高的滞港费,曾经有一个例子货物滞港费已经超过货物本身价值,既然中国企业郑重承诺了签署合同就要很好完成,所以我们在发货之前的40天就派人专门到达乍得,而且是携带了我们的样机过去,有两个作用,第一个作用就是在发货之前和对方的政府部门海关要进行很好的沟通,得到对方的书面确认之后我们才能够正式的发货。第二个为什么要带样机,中国的产品也很好,但到了当地没有人指导再好东西人家鼓捣鼓捣一下坏了,说中国产品很差不好用,实际不是这样的,我们带了样机过去跟政府沟通协调当地有技术能力人员参与到我们培训当中,这一个月我们人员很繁忙,我们货物到达之后海关提前沟通好了,很顺利几天通关了就好了,当地黑人队伍对我们设备有了了解,不到一个月时间我们项目就分发到位了,总统给我们写了表扬信没想到项目执行的如此之快,表达了中国企业走出去不是按照我们想法想怎么做就怎么做还是要多为别人考虑一些。这也是我们在很多地方执行的一些离网项目。

那机遇和挑战也在这些跟大家分享一下,有不对的地方请各位多指导。宏观面肯定非常好的,第一个全球可再生能源项目投资比例占到总体能源50%以上,第二个发展清洁低碳可再生能源是各国共识,2016年《巴黎协定》超过150个国家,联合国成立以来参与签订的协议最多的一个协定,150个国家很多协定就几十个,也说明了全球无论你是发展中国家还是发达国家对于这种气侯变化带来的影响都是非常关注的。第三个不言而喻就是中国作为全球经济的这种引领者,在推动绿色经济和能源革命转型必然扮演着非常重要的作用,不仅仅在本国经济在全球绿色经济推动当中也会起一个引领的作用。第四个G20峰会期间中美两国率先批准了《巴黎协定》,我觉得对于推动新能源在全球大力发展无形是注入了一个非常强有力的一个力量。那么微观面来讲,我觉得第一个首先就是从中国去年的数据来看,光伏组件或者是投资的出口市场由原来单一的欧美国家欧洲、美国,现在已经到东南亚这些国家,我看刚才发言的几位东南亚国家也是非常多,此类地区我只是表明有一些国家相对会落后电力会短缺,所以这个我觉得就是很好的一点刚性需求是非常强的,这一点我觉得刚才因为开这个会之前我们还有一个希望光伏行业闭门小会,大家争得热火朝天弃风弃电补贴不到位,相反我们国际,你看看不管怎么样缺不会说建完了电站在那儿不发电,这点是我们新能源走向企业我个人认为是最好的一个说服自己的一个理由。那第二个国家很多地区是依照柴油发电的发电成本很高,光伏发电这样来讲具有很好的价格优势,同时建设周期很短,你看我们300兆瓦的光伏电站项目从开始建到最后并网不到一年的时间,如果是一个大水电和火电最起码是三年五年的事了,所以我觉得从这个角度上来讲,光伏它这个优越性还是非常非常高的,那有些政府像泰国它也有这样补贴在里面,比如说在巴基斯坦电价14美分不需要补贴,其他都是柴油发电比这个还要高,居民本身享受电价就很高,我们国家居民用电很低,工业用电也很低,跟光伏比缺一块他给补上,非洲柴油发电成本比光伏发电成本大很多污染还不说,还非常具有它项目可行性。第三个项目规模一般比较大,900兆瓦在国内哪敢想,能有90兆瓦就不错了,现在很多都是一万两万分到你头上,整个项目规模我觉得非常不错的,所以从宏观面和微观上来讲,我觉得新能源光伏走出去我觉得真的还是潜力非常非常的大。

最后有好的一面,肯定有带来挑战,那这个挑战海外的这个项目整体复杂性,我有了复杂性,有很多人多不好多不好,我觉得还是要客观一点,复杂不是说不好,只是相对于原来的环境你更陌生语言不通,文化不一样,但是不见得它就不好。所以我觉得海外项目整体复杂性要高于一般的国内项目风险控制很关键那需要多方位深入了解关注当地法律政策、文化甚至习惯,看起来好像空话,我觉得文化的差异就是非常非常的大,文化上思维上差异这是主要的。第二个再细化政府审批基本上比较复杂比较流程,这点效率比较低,有一点我刚才也多次强调了是因为你不熟悉所以你觉得它很复杂,国内因为你沟通很顺畅所以你觉得它很好,所以这个观念我们要稍微理顺一些慢慢去接受。第二个就是信用风险当然有些国家很好,有一些国家也是综合原因,那肯定也会给企业带来风险,这个时候要有很好的甄别和防控。第三个我觉得技术标准,我们发现很多国家相对比较落后一些,但是它依然延用和依赖欧美国家的技术标准,这给我们中国的好的产品和技术出口推广我觉得带来一定的困难。第四个就是土地属性,这个实际是实操性很强的问题,风能还好一点它都是装机,尤其是我们光伏按好的地方一兆瓦也得40亩地,面积很大,所以这个属性一定要搞清楚,在非洲也好,东南亚很多项目遇到了没开工没人找你,一开工三四个地主拿着产权证就来找你了,你看我才是真正的地主,你就不知道到底谁是真正的地主,你租的地就是真的,一个地几卖这在很多地方是有它的问题的,所以这个我觉得是很重要的一点所以单独写出来了。

建议第一个是建立各国能源合作机制,优选适宜条件一些各国政府与企业形成联动,刚才也有领导讲“一带一路”多少个国家多少个国家,但是我想一下都把这些国家都得通了也很难,对方的接受还有我们自己的这种步伐,所以还是要从中优选出一批你情我愿的国家来认真的研究部门、政府和企业大家共同的建立一种国别的能源合作机制,刚才讲的中巴经济走廊就非常好大家就一些问题进行讨论,信用保险等共性问题最好政府间达成共识,一家企业和对方外汇管理局来谈你想想你对等吗,肯定不对等,像共性问题建议政府之间能够有一个基本框架出来,然后具体的商业的细节付款条件多少年咱们自己企业可以去谈,但是像大的方面我觉得还是一来是谈不出好的条件,更多的也是解决了我们所说的效率问题和时间的一个问题。第二个我是觉得中国企业走出去特别好,大家都愿意出去,一出去就打架,这个标一出来为什么你能中我不能中,基本杀手锏就是恶意低价,最后弄的没中标的很苦恼,中的也很难受,中国企业中标了不执行的情况这肯定是有的,我觉得有意愿走出去的中国企业应该讲都是有实力的中国企业,还是建议更加理性合理的科学的去参与一些项目,而且既然这个有决心走出去还是要代表我们中国企业要认真的把项目执行好,因为只要是中国企业你就不仅仅是代表着你自己个体的企业,写是代表着一个中国品牌中国荣誉,在这点我们也是呼吁中国企业能够多多走出去,但是还是希望要有信誉。第三个也是提到因为我觉得中国现在不仅仅是一个制造大国,我觉得很多领域的一些产品和服务都是非常不错的。那在这种情况下我觉得也要在推动我们技术标准上下功夫,政府、行业协会、认证机构形成合力推广中国技术标准在国际上发声把我们中国真正好的产品好的技术好的企业推广到全球,让中国这种改革红利能够让全球全世界能够都享受到。所以在这点我也觉得一方面企业要下功夫,在标准上建议政府和行业协会能多协助中国企业在大的国际舞台上能够多发声,我今天就讲这么多,也谢谢各位,欢迎大家能够有机会一起再交流。

国际能源网微信公众号二维码

新能源人物

曹志刚:援疆少年成了风电利刃

曹志刚:援疆少年成了风电利刃     曹志刚  1975年出生,新疆乌鲁木齐人,毕业于新疆工学院,大学本科学历...[详细]

 
搜索更多能源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