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访问国际能源网!
客服热线:010-56709120 | 会员服务 | 广告服务 |

国际新能源网

新能源行业专业门户网站
您当前的位置: 新能源网 » 可再生能源概况 » 正文

2017拉美可再生能源电力市场展望

国际新能源网  来源:中国对外承包工程商会  日期:2017-03-03

长达十年的大宗商品热潮渐退及经济增长减速,也影响了近两年拉丁美洲多数地区的电力消。许多研究机构谨慎地预测,拉美区域的经济将会在2017年逐渐复苏,但是复苏的速度和水平在拉美各国中呈不均匀分布态势,有些国家的情况甚至会恶化。

市场综述

拉美最大的电力市场——巴西,2016年一直挣扎在经济衰退、政局动荡、越发严重的通胀率及失业率中。而北部,处于危机中的委内瑞拉,因干旱和投资匮乏,当地电网系统已经摇摆于崩溃边缘。其他南美国家,如秘鲁、智利和哥伦比亚,已经以相对温和的方式制定了新经济政策:阿根廷政府正在废除笨重的补贴体系和价格管控,此举带来的短期阵痛将会持续到2017年;墨西哥,中美洲和许多加勒比海已经因其与美国紧密的贸易联系,已经随着美国经济的复苏而受益。

2016年美国总统大选中特朗普的胜利,为拉美明年的局势增加了不确定性:他激进的反贸易全球化和反移民政策也对拉丁美洲带来不容忽视的影响—尤其是对墨西哥和中美洲国家。在电力领域,拉丁美洲与美国在能源和气候变化问题上的合作可能会减少。

尽管拉美的电力需求渐冷,但拉美地区能源产业的活动并未停滞。2015年,拉美区域增加了近17GW的装机容量。2015年底,拉美地区的总装机容量约为377GW。2016年前9个月,共有装机容量11.4GW的电力项目将投入运营。拉美一些国家同时积极建设输电线路或进行输电项目的竞标,以将新建电源连接到电网并缓解电网阻塞,减少损耗。

2015年以来,许多国际大型电力企业退出拉美市场或者缩减了其在拉美地区的业务,但还有一些却在大举扩张,收购当地的企业或者抓住增长的机遇进入市场,如趁墨西哥电力市场自由化的机遇进军墨西哥,利用拉美区域普遍实行的电力拍卖进入市场。2016年的电力拍卖促进了拉美地区可再生能源的发展,风电和太阳能的购电协议PPA价格不断创造新低。

可再生能源

拉丁美洲已经成为可再生能源增长速度最快的市场之一,这反映了全球范围内的投资资金从发达地区流入新兴经济体。近年来,愈加严重的区域性干旱也迫使拉美国家发展替代性能源。对于许多国家的执政当局来说,当务之急是打破过度依赖水电的电力格局。2015年,拉丁美洲在可再生能源发电和燃料上共投资了168亿美元,较 2014年增长了26%。

巴西近年来一直跻身全球10大可再生能源投资国,尽管2015年在可再生能源上的投资下降了7%(71亿美元),仍然排名第7。2015年,墨西哥和智利也和巴西一起进入可再生能源投资国TOP10(墨西哥第9,39亿美元;智利第10名,34亿美元)。这三个国家在2017年仍然是拉美地区最大的可再生能源市场,尤其是刚刚放开电力市场管制的墨西哥。

2016年10月,阿根廷完成了7年来第一次成功的电力拍卖,并在11月举办了第二轮竞拍。这两次拍卖共有59个电力项目签署了PPA,总装机容量为2,424MW。虽然在此之前引进投资的尝试大多数都以失败告终,但阿根廷仍有潜力成为拉美最大的可再生能源市场之一。最近的拍卖和其投资回报的预期已经给阿根廷电力行业一个崭新的开始。

秘鲁是拉美地区率先大规模推广风电和太阳能项目的国家之一,但是过低的批发电价、电力供应过剩和有限的政策支持和激励也阻碍了可再生能源在秘鲁的快速增长。

一些体量较小的国家也取得了显著的发展。到目前为止,乌拉圭已经建成了28座风电场,总装机容量为1.1GW,大多数在2014年后完工;乌拉圭90%以上的电力来自于可再生能源(包括大型水电);中美洲的6个西班牙语国家的风电、太阳能、地热和生物质发电装机总量已接近3.3GW,占新投运总容量15.4GW的21%。

与欧洲和美国能源市场截然不同的是,拉美国家的可再生能源并不依赖于直接补贴和高电价政策。拉美吸引投资者的因素包括其高质量的可再生资源以及相当不错的电价水平,尤其是那些依赖于高价进口电力的国家。

过去几年中,风电和太阳能的技术成本已经大幅下降,价格竞争激烈。这种趋势2014年从拉美地区开始,已经扩展到全球。从2016的几次电力拍卖来看,竞争将会更加激烈。

2016年2月秘鲁政府举办的可再生能源拍卖中,风电和太阳能项目的价格分别为37美元/MWh和48美元/MWh。墨西哥在3月和9月的第一次和第二次拍卖中,风电平均价格为46美元/MWh,太阳能为33美元/MWh。在智利8月举办的电力供应竞拍中,可再生能源的开发商成功地排挤掉常规能源发电商,成交价格46美元/MWh,创10年以来的新低。除技术成本的下降,其他因素也影响着电力价格,如投资者们愿意用较低的利润率换取更大的市场份额以及拉美各国家内部的竞争程度的不同。2016年,巴西和阿根廷的风电和太阳能拍卖成交价格与其他拉美相比仍是高出不少,这可能也反映了投资者对这两个国家商业风险的评估和担忧。

2015年以来,拉美地区共有将近4GW的可再生能源发电项目被拍出,大部分将会在2018年投入运营,包括巴西、秘鲁和墨西哥的电厂。另外,早在2015年巴西和巴拿马的风电和太阳能发电中标的项目部分预计在2017年投入运营。2016年拍出的项目完工时间基本在2019年-2021年之间。

常规能源一、水电

尽管风电和太阳能发电在近几年增长势头强劲,水电仍是拉美地区最主要的发电方式。根据世界银行的数据,拉美地区每年的电力供应将近一半来自于水电,在巴西,哥伦比亚和委内瑞拉,水电占到60%-70%。

自90年代开始,拉美地区的水电份额逐渐下降,这个趋势在2017年仍将延续。2016年,严重且旷时持久的干旱使得现有水电站的发电量大量削减。除此之外,拉美地区许多新的水电站没有配套的大容量的蓄水池,使其面对干旱时非常脆弱。同时,因为环境保护和地方居民安置问题,新水坝的建设已经变得越来越困难,尤其是大型水坝建设。许多正在建的水坝,因为当地的抗议活动、当地法庭的指控,政府频繁的审查活动等导致成本远远高出预期、工期拖延而最后不得不停工。

尽管困难重重,在若干年内,水电仍是拉美地区的主要能源。虽然拉美的水电开发商需要与地方势力交涉以继续开展项目,中小型水电的发展潜力仍然巨大。一些国家大力发展微型水电(指装机容量20MW及以下的水电站),并将其和风电、太阳能等新能源列为同一类别优先发展。

二、天然气

90年代中期以来,天然气在拉美能源供应的份额提高了两倍,由13%上升到26%,成为拉美地区发电的第二大燃料,这种趋势在2017年也仍将继续。

天然气因为相对于石油和煤炭更为清洁和高效,加之现代联合循环燃气电站可以与水电、太阳能及风电同时提供稳定的电力,成为拉美国家向“低碳电网”过渡的燃料和旱季水电发电量不能满足需求时的补充电力。

拉美地区是世界上最大的页岩气储存地,但大部分没有得到开发,现阶段拉美仍是天然气净进口地区。许多国家都在发展液化天然气LNG运输设施。智利、阿根廷和巴西都有建设中的扩展其现有LNG设施的项目;乌拉圭和哥伦比亚第一期LNG进口项目也即将建成;在巴拿马,AES Corp公司正在建设中美洲第一座液化气燃气电站,及配套的再气化装置和储气设施。玻利维亚是拉美地区天然气贸易的一大枢纽国,但是因为其最大的气田生产停滞不前,目前满足巴西和阿根廷的天然气需求方面略显吃力。玻利维亚正在致力于提高天然气产量,但巴西和阿根廷巨大的需求仍可能造成供应短缺,进而影响这两国的火力发电。

值得注意的是,美国液化天然气的出口业务已经扩展到南美国家,其通过管道出口到墨西哥的天然气占据墨西哥能源进口相当大的份额。目前,特朗普政府的政策仍不明朗,但其贸易保护主义很可能对拉美地区的天然气进口造成负面的影响。

国际能源网微信公众号二维码
 
搜索更多能源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