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访问国际能源网!
客服热线:400-8256-198 | 会员服务 | 广告服务 |

国际新能源网

新能源行业专业门户网站
您当前的位置: 新能源网 » 行业要闻 » 新能源汽车要闻 » 正文

在华建厂的特斯拉 能带给零部件企业多少?

国际新能源网  来源:中国汽车报网  作者:万仁美  日期:2017-11-20
  11月8~10日,美国总统特朗普对我国进行国事访问。据报道,中美元首会晤达成多方面重要共识,中国将在2018年6月前在自贸试验区范围内开展放开新能源汽车外资股比限制试点工作。
 
  事实上,在此之前,美媒就透露,特斯拉在华建厂事宜或在特朗普访华前后公布。还有消息称,特斯拉已与上海市政府完成签约,双方正就细节进行磋商,不日将发布正式公告。对此,特斯拉官方回应:正与上海市政府探讨在该地区建厂的可能性。
 
 
  虽然“靴子”未最终落地,但中国是目前全球最大的电动汽车生产和消费国,特斯拉在华建厂恐怕只是早晚的事。对我国零部件企业来说,这是否意味着商机随之而来?
 
  核心部件被欧、美、日企业垄断
 
  动力电池是电动汽车最核心的部件,梳理特斯拉的零部件配套商可以发现,欧洲、美国和日本的企业垄断了其动力电池核心部分的供应链。
 
  特斯拉Model S、Model X配装18650锂电池,该公司新推出的Model 3采用20700高性能钴酸锂电池。但无论车型采用哪种型号的动力电池,特斯拉的电池PACK都由松下提供。
 
  电池由正极、负极、隔膜、电解液等构成,松下作为特斯拉动力电池独家供应商,并不是自己生产所有的材料。松下电池的正极材料供应商为住友化学,隔膜同样来自住友化学,负极材料供应商为日立化学,电解液由三菱化学提供。
 
  7000多节锂电池单体保证了特斯拉电动汽车的长续驶里程,这对电池管理系统(BMS)提出了很高的要求。特斯拉虽然让松下为自己提供电池PACK,但BMS是自己研发的。
 
  BMS不只涉及软件算法,还包括很多控制单元,特斯拉BMS的集成电路(ASIC)由意法半导体提供,接触器(连接器)由美国泰科提供,冷却液来自意大利高华。
 
  我国仅有台湾富田电机是特斯拉的一级供应商,为其旗下车型提供交流感应电机。
 
  中国企业大多是二级供应商
 
  特斯拉的一级供应商鲜有国内零部件企业的身影,但记者查询资料发现,有不少国内企业是其核心部件的材料供应商,即二级供应商。
 
  松下电池PACK的前驱体由五矿资本供应,杉杉股份、洛阳钼业、寒锐钴业和格林美四家公司为住友化学提供镍、钴、铝等原材料,贝特瑞向日立化学供应石墨,天齐锂业、巅峰锂业、亿纬锂能为日立化学供应钛酸锂、SiOx(硅基负极材料)。在隔膜中,基材聚丙烯和陶瓷涂覆占有重要地位,这些都是南洋科技提供的。三菱化学的六氟磷酸锂来自新宙邦,添加剂来自于长园集团子公司江苏华盛。
 
  在特斯拉BMS系统中,泰科连接器使用的原材料金属、电镀材料、塑胶、架构材料来自得润电子,新疆天业、东华科技两家公司供应的原材料水、乙二醇帮助意大利高华生产冷却液。
 
  在特斯拉电驱系统中,电机所需的原材料钕铁硼磁体由中科三环供应,铜转子由质信电机提供;电机磁瓦软磁材料由横店东磁提供;马达终端壳体粉末冶金零件由东睦股份制造;单机驱动模块微型变速器箱体由旭升股份提供。
 
  在充电领域,特斯拉选择上海普天为充电桩运营商,为在华终端用户提供充电服务。在美国,特斯拉自己建造超级充电站,据说在中国充电市场,该公司也曾想“单打独斗”,或许是考虑到中国市场环境与美国有很大不同而最终选择与本土企业合作。
 
  如果把特斯拉的供应商按照动力总成系统、电驱系统、充电、底盘、车身、其他构件、中控系统、内饰和外饰分别归类,可以发现其直接、间接供应商达一百三十余家,中国企业基本属于间接配套。
 
  二级及外围供应商或将受益
 
  为了降低成本、增强在中国市场的竞争力,特斯拉此前就有在华建厂生产的计划。2016年初,马斯克CEO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特斯拉正在寻找办法在中国制造汽车。
 
  特斯拉作为全球电动汽车标杆企业,一举一动受到广泛关注。国家新能源汽车技术创新工程专家组组长王秉刚对记者说:“作为一家很具代表性的电动汽车制造商,特斯拉的发展有独到之处,技术、管理和营销方法值得国内企业学习、借鉴。总体上,特斯拉在华设厂将有利于我国新能源汽车产业发展。”不过,也有行业人士表示,特斯拉此举将对中国车企造成冲击,特别是那些准备推出高端车的新造车企业。换个角度看,如果特斯拉在华建厂“板上钉钉”,我国汽车零部件企业能否享受利好?国家科技成果转化基金新能源汽车创业投资子基金合伙人兼总裁方建华认为,针对不同的零部件,需要区别看待:“特斯拉在中国建厂,将给二级及外围供应商带来更多机会,他们有望从中受益,但在核心零部件上,国内企业恐怕不会受益。”
 
  无论特斯拉还是其他汽车企业,在核心零部件上都有一套严格的认证体系。这么多年来,特斯拉始终采购松下的动力电池,三星SDI也希望为其配套,但经过努力最终还是没有成功。更换动力电池供应商涉及的方面太多,车辆设计、BMS等都需重新调整,企业将付出巨大的时间和资金成本。松下与三星SDI的动力电池处在同一个水平,特斯拉没有必要为更换电池供应商额外付出高成本,尤其该公司仍处于亏损阶段,更没必要这样做。
 
  方建华对记者说:“特斯拉即便在华建厂,其动力电池生产恐怕也不会放在中国,众多的原材料二级供应商仍将按照以往的方式供货,对他们的供应方式没有太大影响,但外围零部件配套企业也许可以节省不少运输费用。特斯拉在中国设厂,还会寻求更多的外围本土供应商,将给他们带来不少机会。”
 
  本月初,马斯克公开表示,特斯拉中国工厂要在几年后才会成为现实,规模是年产数十万辆汽车。如果真的如此,国内零部件企业可以充分利用这段时间完成认证流程,届时正好对接上这个商机。
国际能源网微信公众号二维码

新能源人物

曹志刚:援疆少年成了风电利刃

曹志刚:援疆少年成了风电利刃     曹志刚  1975年出生,新疆乌鲁木齐人,毕业于新疆工学院,大学本科学历...[详细]

 
搜索更多能源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