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访问国际能源网!
客服热线:400-8256-198 | 会员服务 | 广告服务 |

国际新能源网

新能源行业专业门户网站
您当前的位置: 新能源网 » 新能源汽车 » 新势力造车 » 正文

李想说造车新势力:到2020年谁能年销10万辆以上谁才有可能活下来

国际新能源网  来源:天天电动  日期:2018-04-16
  2018年,“造车新势力”家族中的最重要一员——“车和家”最近动作频频。
 
  3月底,车和家宣布完成30亿元B轮融资,并与滴滴成立合资公司,共同布局共享出行领域。与此同时,车和家搁置了酝酿近三年的SEV(低速电动车)项目,完成战略重心的一次转移。
 
  作为车和家的明星创始人,李想最近一段时间不断走到台前,向外界解释着他的考虑、憧憬车和家的未来,以及对智能电动车行业的看法。
 
  4月14日,在接受记者当面采访时,李想提到,放弃SEV项目之后,定制化的网约车产品和中高端豪华SUV成为车和家的两条业务主线。李想否认这是将风险置于不同篮子的说法,他表示,这是车和家基于行业判断做出的选择。
 
  “接下来,每个智能电动车行业的玩家,其实都只有一次出牌的机会。如果你的产品没有得到市场认可,那么消费者和供应商都会离你远去。”李想称。
 
  截至目前,成立两年多的车和家完成57.55亿元融资。尽管智能电动车是个“烧钱”的行业,但李想说他并不为资金感到焦虑。“在融资方面,我和李斌(注:蔚来汽车创始人)这样的创业者其实都没有困难。目前公司账上的现金很多,估计能用到2020年。”他乐观地表示。据李想透露,车和家将于今年完成C轮融资,融资总额累计将超过百亿元。
 
  不断引入投资者的同时,李想看起来并不为公司的控制权而担忧。发生在他和汽车之家身上的故事,可能不会重演。李想称,当前创业企业中的控股权,并不是绝对地要占到51%,相对控股就较常见。除股权之外,还有投票权的设计,股份占比低但投票权权重高的情况也很普遍。因此,在对创业企业家尊重的前提下,车和家会尝试这些新的股权方式。
 
  “目前来看,至少有一半的投资人和我说,我们不要投票权,全给你们。我们只要股份。”他对记者称。
 
  滴滴的“意外”出现
 
  不同于蔚来汽车、威马汽车等将SUV作为主打产品,车和家的初期规划中,包括了“小而美”的SEV和“大而全”的SUV。其中,SEV主要应用于分时租赁市场。
 
  李想透露,在车和家的内部规划中,第一步是做分时租赁;第二步是寻求与平台合作,涉足网约车领域。而放弃SEV项目的最主要原因,就是与滴滴达成了合作。按照他的判断,未来只有2至3年的窗口期,就会出现体验更好的网约车,并且成本会比分时租赁更低。此外,网约车比分时租赁也更好管理。
 
  “车和家做网约车业务的时机,因滴滴的出现而提前了3-4年。我们最开始只是想与行业第二、三名合作,现在直接是滴滴这样的行业第一名,对我们来说是很好的选择。”李想说道。
 
  在这场合作中,车和家将为滴滴制造网约车场景的电动车,而由合资公司运营出行车队。按照李想的设想,双方合作的电动网约车,将是3.0时代的汽车产品:车是以降低每公里数的成本为目标来设计,而不是首先考虑整车的成本。在同等体验下,车和家希望将电动网约车的每公里成本,较燃油车下降5-6角,也就是20%左右;在具体设计上,完全从网约车角度出发,包括用户上下和放置行李的方式,以及拼车体验等。除此之外,电动网约车的设计,还考虑到未来自动驾驶的需要。

  中高端纯电SUV的蓝海
 
  李想认为,未来的出行空间主要有两个,一是共享出行领域,一是私有出行。在消费升级的前提下,私有空间出行市场广阔。但目前的问题是,大部分消费者只得在有限的电动车里面选择,比较无奈,造成市场规模难以壮大。
 
  “在中高端SUV领域,现在基本是进口车占据市场。而进口车100万元的零售价中,可能只有40万是车本身价格,30万是各种税费,30万是车企利润。”李想说道,“与之相比,电动车不需要缴排量费等各种税费,这个级别的电动车价格可以做的比燃油车便宜,因此是一个较容易切入的市场。”

  他表示,对智能电动车而言,目前的市场状况类似于智能手机的发展路径。比如早期的HTC、iphone以及三星,价格都是比较高的;四五年时间之后,出现售价两三千元钱的小米;继而又出现一千元左右的红米手机。也就是说,早期产品越高端的时候,成本可能越没那么痛苦。

  消费者的顾虑
 
  在李想看来,汽车行业是被数据驱动最晚的行业。因此,汽车几乎是消费者身边最贵,但最落后的产品。比如说,每台车上没有云服务,没有数据存储,没有升级能力。按照他描绘的场景,在智能电动车时代,车不是越开越旧,而是会不断升级,功能越来越强大,车上的内容和服务会变得更好。各种场景融入生活,车会成为一个终端。
 
  “在传统燃油车领域,全球汽车核心技术的主导国是日本和德国,但它们在互联网和智能手机上的表现一般,这就给了中国企业机会。”李想称。“目前向消费者推介智能化的汽车场景并不容易理解,所以,豪华设计、高性价比和长续航里程,就成为用来打动消费者的理由。消费者最终接受智能电动车,是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
 
  面对消费者对电动车认购热情的欠缺,他分析道,智能电动车取代燃油车取决于两个条件。一是电池和电机的成本,要降低到比变速箱和发动机相同或更低的时候。随着电池成本下降速度越来越快,他预测得到2025年可以实现;二是整个充电设施的改善,现在中国的楼宇结构使得充电设施不够便利。李想建议,政府除了补贴每辆车之外,还应当考虑改善配套设施。
 
  2020年是行业分水岭
 
  与中国在传统燃油汽车领域的落后不同,李想看好中国新能源车的发展前景。但他也同时认为,目前新能源车行业玩家众多,大家可能只有一次出牌的机会。整个行业有可能在2020年实现一轮大洗牌。
 
  他表示,在燃油车时代,尽管中国是全球第一消费大国,但技术上仍是附属国。汽车工业在国外已经发展了100多年,而研究一个好的变速箱和发动机则需要10-15年,以及累计几十亿美元的投入。这对中国企业而言起点太高,而且也缺乏那么长时间和耐心。
 
  但是,未来汽车工业两个最大的改变是智能和电动化,而中国在这方面和国际水平处于同一起跑线。一个突出的例子是,中国动力电池企业的销量在全球已居于前列。
 
  就新能源车市场本身而言,李想称新能源车之间的真正竞争尚不存在,目前更多的仍是与燃油车的竞争。当前尽管各种造车新势力不断涌现,但除了共享出行领域外,新能源车消费市场上大家其实只有一次出牌机会。如果投入巨资但没有得到消费者认可,那么消费者和供应商都不会再买单。
 
  “现在有几十家上百家造车企业,我认为一个最简单的判断标准是,到2020年谁能达到年销量10万辆以上,谁就可能活下来。”李想表示,“但这不是说你就胜利了,而只是‘出生’了。很多企业可能会胎死腹中。”
国际能源网微信公众号二维码
 
搜索更多能源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