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访问国际能源网!
客服热线:400-8256-198 | 会员服务 | 广告服务 |

国际新能源网

新能源行业专业门户网站
您当前的位置: 新能源网 » 风力发电 » 海上风电 » 正文

“竞价”之后海上风电何去何从?| 10吉瓦储备容量缓冲期过后,才是真正考验开始

国际新能源网  来源:中国能源报  作者:张子瑞  日期:2018-06-19
  2018海上风电领袖峰会现场
 
  2017年我国新增海上风电116万千瓦,累计装机达279万千瓦,当处于“起势”阶段的海上风电遭遇“竞价”新政,产业发展的路径会做何调整?
 
  在6月14日-15日于福州举办的2018海上风电领袖峰会上,“竞价”对于海上风电走势的影响成为业内讨论的热点。
 
  “竞价”透露产业发展态度
 
  “我国海上风电度电平均补贴强度约是陆上风电的3倍,海上风电电价已有4年没调整过。之所以一直没有调整电价也正是为了支持海上风电发展,但未来的趋势一定是补贴退坡 。”电力规划设计总院规划研究部新能源规划处处长苏辛一表示,目前我国海上风电补贴强度还比较高,面临着较大的补贴退坡压力。
 
  上个月,国家能局发布《关于2018年度风电建设管理有关要求的通知》,明确从2019年起,各省(自治区、直辖市)新增核准的集中式陆上风电项目和海上风电项目全部通过竞争方式配置和确定上网电价。
 
  多位业内人士推测,“竞价”新政出台一定程度上是为了缓解日益增大的补贴压力,此外,也有倒逼行业理性发展的意图。
 
  有业内人士表示,“竞价”首先能倒逼行业通过技术进步,经验积累,加快成本下降;第二,可以促使制造产能进一步集中,目前,海上风电每年200万千瓦-300万千瓦的装机规模不能养活整个产业,规模化发展的前提是产业集中度提升;第三,促使开发商回归理性,减少开发的盲目性。
 
  彭博新能源财经高级分析师周忆忆认为,之所以海上风电也实施“竞价”,透露出主管部门的产业发展态度。表明主管部门对海上风电的基本态度是积极稳妥,而不是希望这个行业爆发式增长。
 
  金风科技董事兼执行副总裁曹志刚透露说,根据各省已经发布海上风电规划,仅福建、广东两省规划总量就已超过8000万千瓦,项目开发也呈现出由近海到远海、由浅水到深水、由小规模示范到大规模集中开发的特点,我国海上风电已开始进入规模化、商业化发展阶段。
 
  在曹志刚看来,“竞价”是挑战,也是机遇,将促使行业走向成熟理性,从价格竞争最终转向价值竞争。
 
  10吉瓦缓冲期
 
  “竞价”是发展方向,但是,如何避免“竞价”实施后,刚有起色的海上风电重新步入停滞期?
 
  “虽然竞价上网是趋势,但现阶段海上风电与陆上风电不能同日而语,经历多年发展的陆上风电已逐步迈入成熟期,而海上风电仍处于起步阶段,如何实现补贴退坡必须科学设计好步骤。” 长江三峡集团福建能源投资有限公司执行董事孙强表示。
 
  在远景能源副总经理田庆军看来,“竞价”新政或许会给海上风电带来一定的变数。“海上风电成本目前还太高,竞价或者平价后面临较大挑战。我们分析,福建及粤东部分地区的高风速区域,目前发电小时数大概3800小时左右,EPC造价约18000元/千瓦。想实现平价,发电小时数要超过4300小时,EPC造价要降到13000元以下。江苏等低风速海上区域目前发电小时大概2700小时左右,EPC造价约15000元/千瓦。因此,发电小时数要突破3000、EPC要控制在1万元以下才能实现平价。” 田庆军表示。
 
  田庆军认为,海上风电目前不到300万千瓦的并网总量,不足以评估中国的海上风电风险,而且在运海上风机80%集中在江苏这一条件相对好的海域,未来风险无法有效衡量和识别。
 
  根据周忆忆的分析,“竞价”政策推出后,海上风电受此影响的主要是已经宣布了但没有取得核准,或者核准之后没有取得开发主体的项目。
 
  周忆忆表示,“竞价”新政实施后,国内海上风电的储备容量或从36吉瓦下降到10吉瓦。这10吉瓦的项目容量可以享受原来的固定上网电价补贴,而不受“竞价”政策的影响。
 
  “这10吉瓦的储备容量将给海上风电全面实施竞价之前提供了一个相当长时间的缓冲期,个人判断,竞价对于海上风电的近期市场规模影响不会太大。” 周忆忆说。
 
  “竞价”之后怎么走
 
  10吉瓦缓冲期过后,中国海上风电全面进入“竞价”时代,才是对开发商、整机商、零部件商等整个产业链真正考验的开始。
 
  对此,苏辛一表示,“十三五”中后期是我国海上风电发展重要的战略窗口期,期间一定要实现有质量的发展和技术进步,加速降低建设运维的成本,尽量摆脱对财政补贴的依赖。
 
  他判断,未来,海上风电参与市场交易是趋势。“‘十三五’期间海上风电应注重质量的提升,而不是规模的扩张,应避免出现大干、快上现象,重点是为后续的规模化发展打下坚实的基础。”苏辛一说,“建议连片规模化开发海上风电,结合电网送出和市场消纳统一规划,同时要关注多端柔性直流电网、风电制氢、风电淡化海水等相关新技术。”
 
  曹志刚认为,现阶段海上风电行业仍处于研发投资、质量投资、试验投资等基础能力建设阶段,尚未到收获季节。能否建立全系列“基础能力”是未来海上风电的成功关键。这其中,可靠性、研发投入、质量投入,是海上风电发展基础能力建设的三大要素。
 
  明阳智慧能源执行总裁兼首席技术官张启应坚信,技术是海上风电发展的“助推器”。海上风电发展路径要遵循“技术进化论”,在风机容量、传动形式等方面不断进化。
 
  “相较陆上风电,海上风电不仅是风电项目,也是海洋工程,除了风电技术,更需要借助先进的海洋工程技术。”中国海装副总经理汤文兵说。
 
  中国海洋工程咨询协会会长周茂平也表示,海上风电的发展,在一定程度上需要海洋工程的支撑,因此,必须加强海洋工程和风电产业的合作,促进海洋风电工程建设技术创新,从整个系统工程上帮助海上风电降低成本,更好应对“竞价”挑战。
国际能源网微信公众号二维码
 
搜索更多能源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