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访问国际能源网!
客服热线:400-8256-198 | 会员服务 | 广告服务 |

国际新能源网

新能源行业专业门户网站
您当前的位置: 新能源网 » 新能源汽车 » 新势力造车 » 正文

互联网PPT造车新势力 难过量产这道坎

国际新能源网  来源:搜狐汽车  日期:2018-07-03
  一再推迟交付日期的蔚来汽车,终于在6月底开始向普通用户首次交付新车。对于这些互联网造车新势力来说,量产交付是必须直面的一大考验。
 
  于他们而言,已经拿到天量融资,还说过要改造汽车市场的理想,但不能只是PPT造车。
 
  延迟交付
 
  蔚来汽车的交付正在进行时。
 
  6月28日按照计划,蔚来汽车正式向外部用户交付ES8,据了解,这是蔚来汽车首次向普通用户交付新车。至于交付数量,官方并未给出明确数量,但表示计划将在9月之前交付预订的一万台蔚来ES8。
 
  新金融观察记者了解到,蔚来汽车成立于2014年,由李斌、刘强东、李想、腾讯、高瓴资本、顺为资本等顶尖互联网企业与企业家联合发起创立,并获得了淡马锡、百度资本、红杉、厚朴、联想集团、华平、TPG、GIC、IDG、愉悦资本等数十家知名机构的投资,至今发展四年来已成为互联网造车潮中的明星项目。
 
  而此次交付的蔚来汽车ES8,作为一款7座纯电动SUV,对标的正是特斯拉Model X。
 
  “在功能上已经到达特斯拉Model X的八成。”一位业内人士告诉新金融观察记者,蔚来ES8搭载的是容量为67kWh的电池组,相比特斯拉Model X 75D的75kWh在容量上要小一些,续航里程也要弱于特斯拉的417km,官方续航里程为355km,不过这已足够满足市内通勤、郊区出游,京津、广深之类双城往返等出行需求。更关键的是,蔚来汽车ES8的售价仅为特斯拉Model X的一半多。
 
  不过从2017年12月发布会上亮相至今,蔚来汽车ES8何时交付就成为业内关注的焦点。
 
  彼时蔚来汽车创始人李斌曾承诺ES8今年3月底开始首批交付;4月25日在北京车展上,李斌又改口表示交付将延期,理由是产品需要进行安全性检验及一些细节工艺提升,以达到质量标准,ES8要从5月起才开始交付。
 
  日期一拖再拖,直到5月31日蔚来汽车交付了10辆,但对象却是内部员工。“可以理解为内测。”上述业内人士表示道。
 
  蔚来汽车此举,显然不被业内认可为向消费端交付产品。
 
  不仅是网友揶揄,友商之一同为造车新势力的威马汽车董事长、CEO沈晖便直言,真正意义上的交付,不是一会儿交付给内部员工,一会儿交付给熟人,而是交付给普通用户。
 
  对于一再推迟交付日期,蔚来汽车联合创始人秦力洪有过回应,他对外表示,去年12月7日,ES8已经拿到了工信部的公告,如果要对付一点儿的话,其实在今年春节前交车也可以,但蔚来汽车还是希望这个标准更严格一点儿。
 
  于是才有了推迟到6月28日的首次向普通用户交付新车。
 
  “对于互联网造车新势力来说,由于此前大多都讲着非常理想的故事,所以在首批交付上,彼此都非常谨慎,因为他们没有太多试错的机会,产品的任何瑕疵都会被无限放大。”互联网观察人士李岳告诉新金融观察记者。
 
  量产考验
 
  事实上量产交付难题,所有入局的玩家都规避不了,必须直面。
 
  一个背景是,此前互联网造车兴起时,融资能力往往被视为其构建竞争壁垒的能力,并作为评价企业发展潜力的参考标准。
 
  蔚来汽车、小鹏汽车、威马汽车,以及贾跃亭的FF等等都陆续获得了天价融资,并开启了疯狂烧钱,造车烧钱的速度以月计甚至以天计算。
 
  甚至也引发了部分质疑。
 
  比如吉利汽车董事长李书福就曾有过一段犀利的评价:“有些企业不懂汽车,自以为有了一些概念就是苹果公司了,马上找富士康给自己造车,这些互联网汽车公司就是汽车圈野蛮人,只会玩概念到资本市场去圈钱。”
 
  种种因素下,自今年起,互联网造车迎来新的考验,就是量产。能否交出让市场让投资者满意的答卷,成为彼此后续扩张发展的重要前提。
 
  业内已有共识,目前新造车运动开始跨入拼产品、拼用户体验的关键时期。但业内普遍认为,对造车新势力来说,能否如期交付仍是未知数。原因自然是,量产交付,并没有预期中那么轻松。
 
  即便是特斯拉,同样未能逃脱大规模量产困境。特斯拉曾计划在2017年底每周量产5000辆Model 3,这一目标被一推再推,至今还未实现。
 
  有分析人士指出,量产一直以来都是车企的大考,对于传统车企来说都会面临很多问题,更别说是互联网造车企业了。导致量产出现问题的因素有很多。一般来说,规模生产一批车,需要解决数千个问题。大到三电系统的稳定性、安全性,小到油漆、轮胎、空调、座椅……每一个零部件后面都牵扯到一整条供应链,其中的复杂性,极容易被缺乏造车经验的互联网人低估。踩到任何一个坑,最后都会反馈到时间和资金成本上。
 
  小鹏汽车董事长何小鹏在今年初便对外表示,2018年内没有初创车企能实现大规模交付。
 
  他认为,造车不可以太急,今天有很多智能汽车公司在做营销,有很多想法,主要是要去融资和获取更多资源,但很多的造车新势力如果一味追求速度就会出问题。
 
  此外量产交付之后,也只是开始。
 
  在李斌看来,交付之后的挑战将是此前的十倍。传统汽车制造就如打鼓,而软件如同弹钢琴,新型汽车公司就是要把软件、硬件和服务标准化,彼此融合不断完成升级迭代,这如同指挥非常庞大的乐团演奏出和谐的交响乐,难度很高,尤其是服务。
国际能源网微信公众号二维码
 
搜索更多能源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