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访问国际能源网!
客服热线:400-8256-198 | 会员服务 | 广告服务 |

国际新能源网

新能源行业专业门户网站
您当前的位置: 新能源网 » 行业要闻 » 新能源汽车要闻 » 正文

铅酸电池巨头天能动力的“赢者诅咒”:锂电池业务陷入困境

国际新能源网  来源:能见  日期:2018-08-31
  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理查德·塞勒在著作《赢者的诅咒》中说,大公司是市场上的赢家,赢家就往往会过于自负,总认为自己比市场上的其他参与者判断更为准确,明明在市场竞争中胜出了,最终却落入了一个败局,这个悖论就叫做“赢者的诅咒”。
 
  这就是中国最大的电池生产企业天能动力董事长张天任目前遇到的问题。
 
  8月10日,一则未引起广泛注意的公告表明,作为我国最大的铅酸电池制造企业,张天任一手创办的天能动力曾经试图加快锂电池业务的发展,但是三年来的尝试证明,天能锂电业务已经陷入了困境。
 
  天能动力公告称,公司将以1.27亿元收购管理层持有的浙江天能能源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天能能源”)合计40%股权。
 
  天能能源是天能动力旗下承担锂电业务的载体。
 
  三年前,张天任对天能能源寄予很大的希望。为了激发团队的活力,天能能源开始进行管理层持股改革。2016年,包括张天任在内的管理层以1.14亿入股天能能源40%股权。
 
  按照张天任的规划,天能能源分拆后,第一步是进行管理层持股改制,第二步考虑引进战略投资者,第三步回归国内上市。
 
  仅仅过了三年,管理团队就丧失了信心——因为经营不善,两年亏掉1.7亿元后,天能动力以11%左右的溢价回购了管理层的股份,管理层成功逃出。
 
  天能错失最佳进入锂电池机会
 
  这又是一例铅酸电池企业转型锂电池业务的故事。
 
  1986年,张天任所在的浙江省长兴县一个村子办了一个蓄电池工厂。1988年,因经营不善,电池厂面临倒闭破产的危机,26岁的张天任拿着借来的5000元大胆地接手了这块烫手山芋。
 
  2007年,张天任将天能动力成功推上了香港主板,成为“中国电池第一股”。
 
  有一种说法,天能多年来在铅酸电池行业构筑起来的壁垒并非是其品牌、技术,而是其庞大的渠道体系。天能深耕铅酸蓄电池30多年,已经建立了完善的营销体系,在全国有接近30万家的营销网点,这是令同行业其他公司望尘莫及的最大的竞争力。
 
  所以当全球最大的铅酸电池企业美国江森2005年进入中国市场的时候,发现这是一个难以攻克的壁垒。
 
  然而,在动力电池领域,曾毓群让这个壁垒失效了。
 
  在创办ATL十二年,并将ATL做成全球最大的聚合物电池供应商之后,中科院物理研究所博士曾毓群开始二次创业,2011年将ATL的汽车动力部门剥离出来,在福建宁德成立CATL,就是宁德时代新能源。
 
  这位博士毅然决然杀入动力电池那一年,天能动力实现营业收入54.38亿元,同比增长44.9%,实现净利润为6.16亿元,同比增长77.9%,毛利率接近30%。
 
  但是6年以后,宁德时代成功在A股上市,市值高达1500亿元。2017年这家独角兽公司实现营业收入199.97亿元,同比增长逾34%;实现净利润39.72亿元,同比增长31.4%;毛利率高达36.2%;动力电池出货量高达12GWh,稳居全球第一。
 
  2017年天能动力虽然实现营业收入269亿元,同比增长25.2%;但是毛利率仅为13.0%,同比降0.8 个百分点;归属股东净利11.78亿元,同比增长37.3%。
 
  截至目前,天能动力市值只有100亿元左右,仅为宁德时代的1/15。
 
  7年时间,足以改变一切。
 
  张天任很早就意识到动力电池的广阔前景,天能能源成立于2004年,起初主要研发生产镍氢电池,2008年左右开始进入锂电池业务领域。2013年,张天任在天能动力提出“一稳三快”战略——稳健发展电动自行车电池,加快发展新能源汽车锂电池、微型电动汽车电池及废旧电池回收业务。
 
  2015年,产业环境的巨大变化加速了他的布局。
 
  那一年,我国新能源汽车呈现爆发式增长,产量37.9万辆,同比增长3.5倍,当年11月,新能源汽车产销量在整体汽车行业里的占比首次突破1%关卡。当年,中国正式成为全球最大的新能源汽车的增量市场。
 
  2014年到2015年,中国新能源汽车市场突然热闹起来。乐视、小鹏汽车、蔚来汽车等新造车势力突然拥进这个充满巨大想象力的蓝海。
 
  锂电业务遭遇赢者诅咒
 
  根据能见的了解,天能锂电业务遭遇困境,主要归咎于三个方面原因:一是受市场整体环境影响,补贴退坡;二是赢者诅咒,原先的铅酸电池老大身份并不意味着在锂电池方面有优势,反倒成为阻碍;三是质量品质存在一些问题。
 
  熟悉天能集团的多位人士说:“赢者诅咒是最主要的原因。”
 
  2015年11月23日,天能动力公告,计划将锂电池业务分拆回归国内上市。根据野村证券2015年11月份发布的报告,目前天能锂电池产能1.25GWH,当时位列中国第6位。
 
  按照张天任的设想,天能能源分拆后,第一步是进行管理层持股改制,此举将激发新团队活力,第二步考虑引进战略投资者,第三步回归国内上市。
 
  2016年初,张天任宣布公司“新能源汽车锂电池”业务已获得联交所分拆批准,计划于2016年6月前在新三板挂牌试水,中长期瞄准主板或中小板。
 
  在管理层持股之后,天能能源管理团队曾经接触过数家投资机构,最终不了了之。按照天能的设想,不融资,公司同样可以直接上市。
 
  在转型之前,2013年和2014年,天能能源净利润分别为1230万元、1269万元,但是2016年和2017年,天能能源合计出现了1.6亿元亏损,到2017年底公司净资产只有区区1.16亿元。
 
  截至去年年底,天能锂电池电芯及pack有效产能2.5GWh,出货量只有1GWh。
 
  在2017年动力电池出货量排名前十位中,天能锂电的影子都没见着。
 
  2017年全年动力电池出货量前五大锂电池企业市场份额为67%
 
  熟悉天能能源的人说,公司对锂电池寄予的期望值很高,但实际上在资源方面,也许并未给予足够的支持,毕竟铅酸蓄电池占绝对的主导地位。2017年,锂电池业务销售收入为12.23亿元,占天能动力总销售收入比重仅为4.55%。
 
  从天能大集团层面看,因为锂电池收入占比太少,作为公司最赚钱的传统铅酸电池业务团队,在公司处于绝对的强势地位,无疑得到了公司主要的资源支持。

  进退两难
 
  至于天能锂电陷入困境的第一个因素,是一个普遍现象——数据显示,中国动力电池产能2016年达到101GWh,2020年将达到近250GWh,而对应需求方面,2016、2017年分别仅有27GWh、37GWh,而2020年也仅有101GWh。整体供应量是需求量的数倍,行业结构性产能过剩极其严重。
 
  尽管如此,动力电池行业并非全部沦陷。2018 年上半年,宁德时代实现营业收入约93.60亿元,与去年同期相比增长48.69%;实现归母净利润约9.11亿元,与去年同期相比下降 49.70%;实现扣非归母净利润约为6.97亿元,比去年同期增长了36.55%。公司整体毛利率依然高达31.28%。根据中汽研数据,2018年上半年我国动力电池装机总量为15.45GWh,同比增长近150%,其中宁德时代以6.5GWh的装机量领先同业,市场占有率为42%。
 
  最后一个因素或许天能永远不会承认,但是市场上的确陆续出现一些质量问题的案例。
 
  2016年11月17日,北京市门头沟邱大爷家中的锂电池发生爆炸,邱大爷的老伴因一氧化碳中毒被送往医院,抢救无效死亡。
 
  邱大爷起诉电动轮椅的经销商及电池生产商天能能源,后因为缺乏证据,经销商最终被判处赔偿邱大爷87万元。
 
  2018年3月,上海的知名创意人、“变态字”发明者王国培购买含有天能能源锂电池的电动车,在正常充电过程中突然爆炸起火,家中物件遭到焚毁。双方最后达成了和解。
 
  无论是质量问题,还是战略问题,在原有庞大体系内,在一个新的领域试图孵化出一家“独角兽”公司,几乎不太可能完成,不是所有的公司都像腾讯那样最后孵化出微信。
 
  福建新首富、宁德时代创始人曾毓群深谙此道,所以他果断将ATL的汽车动力部门剥离出来,创办了CATL,开启了“独角兽”之路。
 
  三年前,张天任认为天能能源管理层持股改制后,将有利于公司的长远发展。三年后,天能动力将管理层持股全部收回。
 
  张天任掌控的天能动力董事会认为,此次股权回购后,天能能源将更有效的获取集团内部资源,以便促进公司发展。
 
  对于这次回购,小股东颇有微词,雪球网友“happyinvestor1”说:
 
  赚了是自己的,输了就溢价卖给上市公司,非常感谢张天任这样对待我们小股东。
国际能源网微信公众号二维码

新能源人物

曹志刚:援疆少年成了风电利刃

曹志刚:援疆少年成了风电利刃     曹志刚  1975年出生,新疆乌鲁木齐人,毕业于新疆工学院,大学本科学历...[详细]

 
搜索更多能源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