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访问国际能源网!
客服热线:400-8256-198 | 会员服务 | 广告服务 |

国际新能源网

新能源行业专业门户网站
您当前的位置: 新能源网 » 行业要闻 » 新能源汽车要闻 » 正文

交付能力考验真本事 造车新势力谁能抢跑?

国际新能源网  来源:中国电池网  日期:2018-10-11
  mybattery受到造车经验与供应链管理的掣肘,造车新势力们在产品交付上面临着巨大考验。业内人士认为,2018年既是造车新势力规模化交付的元年,也是新能源汽车产业风口加速收紧的一年。
 
  今年下半年,各新势力车企开始进入原定大批量交付产品的时间,各车企能否兑现承诺如期完成交付,受到各方关注。近日,恒大集团参股的法拉第未来遭CEO贾跃亭一纸控诉要求解除协议,预产车已下线的FF91能否如期完成量产,顿时蒙上一层疑云。
 
  受到造车经验与供应链管理的掣肘,造车新势力们在产品交付上面临着巨大考验。业内人士认为,2018年既是造车新势力规模化交付的元年,也是新能源汽车产业风口加速收紧的一年。在汽车行业加速优胜劣汰的战局中,造车新势力只有经受住市场的检验才有可能生存下来,因此必须加快交付脚步,尽快跨过交付门槛。
 
  恒大造车突生变数 FF91量产疑云再布
 
  今年6月,恒大集团正式入主美国新能源汽车公司法拉第未来。8月14日,恒大法拉第未来智能汽车(中国)集团在广州恒大中心揭牌。如今,恒大造车梦突生变数:在半年消耗恒大8亿美元并再向恒大要求提前支付7亿美元未果后,贾跃亭欲背弃合约。如此一来,原本量产在望的FF91能否如期完成计划,顿时蒙上一层疑云。
 
  10月7日,恒大健康发布公告称,恒大子公司时颖于2017年11月30日与贾跃亭控制下的FF Top公司签订合并与认购协议,时颖在三年内投资20亿美元,占合资公司Smart King45%股份,并按照协议约定在2018年前支付8亿美元、2019年支付6亿美元、2020年支付6亿美元。随后,时颖在2018年5月25日提前支付8亿美元。
 
  然而,2018年7月,贾跃亭提出时颖的8亿美元已基本用完,要求时颖再提前支付7亿美元。为圆双方的“造车梦”,时颖与Smart King及贾跃亭签订了补充协议,同意在满足支付条件的前提下,提前支付7亿美元。
 
  公告显示,贾跃亭利用其在合资公司多数董事席位的权利操控合资公司,在没达到合约付款条件下,就要求恒大付款,并以此为借口于2018年10月3日在香港国际仲裁中心提出仲裁,具体要求包括两点:一是剥夺时颖作为股东享有的有关融资的同意权;二是解除所有协议,剥夺时颖在相关协议下的权利。
 
  业内人士分析认为,这两项要求中,前者等于贾跃亭可以随便贱卖合资公司股份、摊薄稀释恒大股份;后者无异于撕毁协议、踢恒大出局。不过也有人认为,不排除是贾跃亭在难以如期兑现量产承诺、可能失去控制权的背景下走的一步险棋。
 
  据了解,恒大在当初签订的投资协议中占据强势地位,合资的FF采用AB股模式,贾跃亭作为创始人,所持股权1股代表10票,占多数投票权。但双方约定,若FF原股东违约或者触发某些条件,投票权将出现反转,即恒大拥有多数投票权;而触发投票权反转的条件包括FF能否在指定期限内实现量产。
 
  今年6月曾是双方的蜜月期,恒大正式入主美国新能源汽车公司法拉第未来。8月14日,在恒大法拉第未来智能汽车(中国)集团成立仪式上,恒大高科技集团副总裁、恒大健康副董事长兼恒大法拉第未来智能汽车(中国)集团董事长彭建军曾透露,该公司计划在中国华东、华西、华南、华北和华中地区建设五大研发生产基地;10年后,年产能计划达到500万辆,并以FF91 、FF81等多系列产品面向全球市场,覆盖高端、中端及入门级车型,打造互联网智能出行生态。
 
  此前,FF方面对外宣布,第一辆豪华车FF91的白车身已正式完工并已成功进行整车装配,首批FF91预计将于今年12月开始到2019年中期完成交付。现在随着贾跃亭一纸诉状将恒大告上法庭,FF91量产所需资金从何而来、能否如期交付,再次疑云重重。
 
  造车新势力元年 交付能力成考验
 
  不少人说,2018年是“造车新势力元年”。上半年,诸多造车新势力的产品都脱离了“PPT阶段”,试制车、预产车纷纷亮相;到了下半年,这些新势力品牌开始进入交付阶段。
 
  资料显示,目前已有5家造车新势力启动了产品交付计划,包括蔚来、威马、小鹏、前途、奇点。其中,在2018年正式批量交付的有蔚来、威马、小鹏3家车企。对于汽车行业而言,这是造车新势力的产品交付元年,具有里程碑式的意义。但是,激战正酣的三家新势力车企在产品交付上却都经受着不小的考验。
 
  已经一马当先在纽交所上市的蔚来汽车,其产品交付时间屡屡推迟。5月31日,蔚来汽车才开始交付首批10辆ES8;在其原本的计划中,6月份要交付550辆汽车,但这一计划直到7月份才完成。此前,蔚来汽车曾宣布要在9月底完成1万辆ES8创始版车型的交付任务;而截至8月31日,蔚来汽车一共仅交付1602辆车,距离董事长李斌的承诺还差84%任务量。
 
  蔚来汽车ES8的量产交付时间不断被延迟,成为业界谈资,而同处造车新势力阵营的对手小鹏汽车和威马汽车更是直接表达了质疑。小鹏汽车董事长何小鹏称,2018年没有新势力车企可以交付1万辆汽车;威马汽车创始人沈晖则认为小规模的交付、交付给内部员工都不叫交付。
 
  今年1月,小鹏汽车首款量产车G3在美国CES发布,4月份开放预订。资料显示,小鹏汽车目前已向员工交付了超过200辆新车,用于测试工作,小鹏汽车与海马汽车在郑州共同投资的新工厂将于2018年三季度实现生产。何小鹏表示,该公司将在今年11月正式公布不同车型的零售价格,并在上市后不久正式交付。
 
  有了蔚来的前车之鉴,威马汽车对量产工作非常重视。9月28日,威马汽车在温州新能源汽车智能产业园举行了首款车型EX5交付大会。这一仪式并非象征性的,而是真正大规模交付,并预计今年将交付1万辆,明年交付量有望在10万辆以上。
 
  业内人士表示,对于造车新势力而言,1万辆是一个关键性的交付门槛,谁最先跨越,谁就能抢占先机。
 
  新势力造车为何交付难?
 
  为何造车新势力的产品交付如此之难?对此,一家传统汽车制造商内部人士向证券时报记者解释称,汽车与其他消费品不同,消费者对汽车安全的要求非常高。为满足国家相关安全法规要求,造车新势力需要进行长时间、大规模的产品测试,这在一定程度上延长了车企首批量产车型的交付时间;此外,整车涉及1万多个零部件,新势力车企对供应链的把控缺乏经验与实力,也会影响交付工作。
 
  供应链是保证批量交车和交车质量的重要因素之一。目前,蔚来ES8超过1700个零部件是从160多家供应商处采购的。记者注意到,蔚来汽车的关键零部件全部来自于一线厂商,其中部分供应商资产远大于蔚来,同时也是很多着名豪华车品牌的供应商。汽车厂商与供应商之间存在博弈关系,零部件供应商不会只供货给一家汽车企业,而汽车厂商也会有其他的配套选择。
 
  一位零部件厂商内部人士告诉记者,汽车的零部件也不是从供应商那里买来就能用,很多需要后续设计、修改,与生产线匹配等。由于对销量和未来的不确定,100多家供应商很难投入重金针对蔚来汽车进行特殊优化,且零部件修改效率较低,这些是导致交付困难的直接因素。蔚来汽车也曾经在招股说明书中提示,供应链方面的原因让其面临多种潜在交付失败或元件短缺的风险。
 
  统计数据显示,目前在工信部注册的造车新势力企业数量是60家。在新能源汽车生产资质审核中,只有16家拿到发改委的核准指标,其中6家通过了工信部的审核。
 
  60家注册企业中,真正交付量产车型的企业更是屈指可数。全国乘用车市场信息联席会公布的数据显示,今年上半年,国内新能源乘用车总销量为35.2万辆,比去年同期增长120%,其中造车新势力的销量仅为4544辆,占比1.3%。这意味着,大多数新品牌还挣扎在生死线上。
 
  事实上,随着合资车企、本土车企和国外车企纷纷加速布局国内新能源汽车,新能源汽车产业的竞争正变得白热化。此外,在经历多年的爆发式增长后,国内新能源汽车产业的政策红利期也已进入尾声。今年6月,我国新的新能源汽车政策开始实施,补贴提前退坡。后来者生产的新能源汽车要想进入补贴目录,必须满足更高的续航里程、百公里能耗和综合指标要求。至2020年补贴将完全退出,届时造车新势力的产品必须在没有补贴的情况下,经受市场考验。
国际能源网微信公众号二维码

新能源人物

曹志刚:援疆少年成了风电利刃

曹志刚:援疆少年成了风电利刃     曹志刚  1975年出生,新疆乌鲁木齐人,毕业于新疆工学院,大学本科学历...[详细]

 
搜索更多能源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