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访问国际能源网!
客服热线:400-8256-198 | 会员服务 | 广告服务 |

国际新能源网

新能源行业专业门户网站
您当前的位置: 新能源网 » 风力发电 » 风电市场分析 » 正文

政策监管释放信号 日本风电迎来拐点

国际新能源网  来源:华润电力  日期:2018-11-27
关键词: 日本 风电 风电项目

长久以来,日本海上风电市场的潜力被全球看好,尤其是浮式海上风电,而近期政府新政的出台则可能意味着海上风电项目终于能够在日本落地。

日本80%以上的风电潜能位于水深超过50米的海域,因此被视为浮式风电的主要市场。

亚洲新兴海上风电市场,尤其是日本、韩国和台湾地区,对国内外开发商、投资者和融资方具有强烈的吸引力。正如英国年利达律师事务所在一篇报告中指出,国际海上风电业一直在密切关注日本的监管和政策趋势。

年利达表示,日本计划到2050年实现本国经济去碳化,而海上风电将在其中发挥关键作用。然而,一直以来,风电开发上面临着诸如地理、气候条件和法律监管等问题的挑战。

但是,近几个月来,新技术的出现(主要是浮式风电机)、保险政策的覆盖以及监管和政策的支持可能将协助日本释放其海上风电市场的潜能。年利达律师事务所表示:“日本风电业正在蓄势待发,我们相信拐点即将到来。”

年利达指出,要满足日本政府的2030年目标,需要10 GW(1千万千瓦)的海上风电装机量,现在看来,这一目标可能仍基于较为保守的成本假设。日本风能协会预计到2030财年,日本将建成6 GW的固定式风电场和4 GW的浮式风电场(截止2017年底已经规划4.3 GW)。

日本的海岸线长度居全球第七,海上风电潜能为1600 GW,其中80%位于水深超过50米的深水地区,因此对浮式海上风电的开发格外重视。正如我们一直强调的,浮式风电技术已经具有商业可行性,这对日本无疑是个好消息,另外,今年日本的监管和政策变化解决了成本、法律的不确定性和入网的问题。

政策和监管的发展将消除日本采用海上风电的顾虑,其中值得一提的是:日本港湾法修正案,允许在日本港湾地区开发海上风电;颁布法案倡导使用日本海域进行海上可再生能源设施的开发;以及制定新的拍卖方针。另外,日本已经开始采取措施,稳定可再生能源的间歇性对电网的影响。

年利达表示,另一项立法正在等待国会批准,日本版的日本“入网与管理”政策自2018年4月实施以来,已经释放了大量的电网可用性。与此同时,政府还在计划 将环境影响评估所需的时间减半,此前有消息称该评估至少需要四年时间。

年利达指出:“企业、业内机构和政府近年来为克服这些挑战做出了巨大努力。”在建的固定式风电项目达到3.8 GW,正等待环境影响评估完成,位于福岛海岸的2 MW(2000千瓦)的风电机原型机也已经被证明商业可行性,还经受住了严峻条件的考验。

日本在奋起直追的过程中面临的许多问题都与欧洲各国相似。日本正在从欧洲学习成功经验,但是学习曲线将颇为陡峭(难度较大)。随着整个海上风电业的蓄势待发,日本也将迎来转折点。

“到2030财年实现10 GW的海上风电新装机量是日本政府2030年能源结构目标对风电的要求。然而,该目标只要求风电(海上和陆地)达到日本总发电量的1.7%。

日本政府制定的2030年能源结构目标旨在切合实际,并且基于一种认知:目前的情况下,没有一种能源可以满足日本战略能源政策的全部四项基本原则,即能源安全、成本效率、环境影响,以及首要条件-安全(3E+ S)。

年利达表示:“政府需要保证多种方案的可用,并根据不同假设考虑最佳组合。人们已经认识到,单就个体项目而言,如果实现规模经济,那海上风电项目可以具有成本竞争力,但是对于终端用户而言,其总体成本仍令人忧虑,因为上网电价、风能的间歇性要求备用发电设施和存储所带来的相关成本均将推高整体价格。但是,如果成本假设发生变化,又会怎样?”

2018年7月,日本政府发布了“第5次战略能源基本计划”,其中与可再生能源相关的几点值得关注。首先,政府再次申明了其2030年能源目标,其中可再生能源占总能源结构的22%-24%。日本政府还致力于将可再生能源打造成为主要电力能源。

在可再生能源中,风电领域的要点如下:如果扩大项目规模,风电成本可与火电持平;在入网方面,风电仍面临挑战,如果现实更好的入网并研发能源储存解决方案,将有助于风电项目的实施;政府还将支持浮式海上风电的技术研发。

日本政府的目标是成为全球浮式风电技术的领导者。欧洲在北海拥有风电开发的长期经验,已经奠定了在固定式风电技术领域的领先地位,但日本仍有空间成为浮式技术的全球领导者,主要是由于该国能够实施经济可行的固定式海上风电项目的浅水海域数量有限。

虽然浮式风电技术仍处于起步阶段,但许多国家纷纷对该技术的商业化和浮式风机的规模化开发进行投资。年利达也强调,该领域虽然存在重大机遇,但福岛Forward浮式风电试点迄今为止的表现也说明,挑战是显而易见存在的。报告显示,该试点的三座风电机(2MW、5 MW和7 MW)当前的发电量均低于最初预期。

报告指出:“虽然新风电机的产能系数(实际产量与最大产量的比率)应在30%左右,但实际上在3座风电机中,只有1座达到了这一水平。过去两年间,2 MW风电机甚至微幅超过了这一水平,达到34%。5 MW风电机于2017年2月投入使用,仅达到12%,7 MW风电机仅为2%。与此同时,英国Hywind Scotland风电场的表现超出预期,高峰时达到65%的产能系数。”

年利达指出:“风电(尤其是海上风电)在日本政府的“第5次战略能源基本计划”中起着关键作用。审视2018年的发展情况,我们认为日本政府正在调动一切资源来实现2030年目标。鉴于海上风电的开发潜力巨大,社会普遍认为其发展将为更广泛的经济带来巨大好处。”

“对于海上风电,唯一的政治顾虑是成本。而一旦成本得到解决,尤其考虑到英国近期实行的海上风电减税政策(虽然是针对固定式),日本政府的目标将有可能达成甚至超越。”(来源:中国能源网)

 

国际能源网微信公众号二维码

新能源人物

高端对话:智能汽车普及者沈晖的独白

高端对话:智能汽车普及者沈晖的独白   像他这样背景的人,无数的总裁头衔加身,怎么这么多年到头来,还在创业狂奔?...[详细]

 
搜索更多能源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