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访问国际能源网!
客服热线:400-8256-198 | 会员服务 | 广告服务 |

国际新能源网

新能源行业专业门户网站
您当前的位置: 新能源网 » 新能源汽车 » 新势力造车 » 正文

“新势力”赌局并没结束,下一场豪赌才刚刚开始

国际新能源网  来源:第一电动汽车网  日期:2019-01-29

创业市场上非常热闹的一个词是“下沉”:新零售在下沉,短视频在下沉,汽车金融也在下沉……

然而,在我们熟知、且被各种行业大会持续渲染的经济大势映照下,这个词真有点不吉利,仿佛生出这样的画面:人们在像词语字面意思那样,在九死一生的创业河流里浮沉。

最新一个让人产生这种联想的,是2018年风头无两的新造车产业。因为其中两家车企的量产交付、一场赌局的揭盅,这个烧钱无数、受人关注的赛道,已经影影绰绰地初现胜负。

1月10日,蔚来汽车公布2018全年汽车销售数据。夜间,小鹏汽车董事长兼CEO何小鹏表示,恭喜蔚来在2018年交付超过1万辆。至此,肇始于2018年夏天何小鹏那条朋友圈的赌局,以蔚来汽车和李斌的胜利告终。接下来,何小鹏要给友商打钱,买一辆蔚来ES8。

何小鹏在朋友圈“愿赌服输”

但明眼人心里有数,没有谁是真正的输家。除了蔚来,小鹏G3也已在年底实现批量交付。关于性能和服务,二者都在漂亮的发布会上给出了相应的数据支撑,也宣布了后续一系列雄心勃勃的计划。

回想一下,去年夏天CCTV-2的《对话》里,主持人问,未来两三年造车新势力会剩几家。奇点汽车CEO沈海寅说有十家,车和家的李想说五家,何小鹏说应该是两三家。

无人怀疑,预言必将发生。只是,过去一年,两家头部车企的作为,加速了整个新造车产业的进化,再加上宏观经济增长放缓,两相作用下,淘汰赛也许会提前上演,来得更快。

1

本来,在造车的世界里,“唯快不破”的真理是失效的。就像何小鹏在多个场合说的那样, “慢”就是“快”,一款好的产品需要时间积累。

但在赌局的催化作用下,蔚来和小鹏启动交付,事情开始起变化。无论是被传缺钱的奇点,还是因“自燃”被“退订”、暂时没能交付1万辆的威马,跟随者都要有所选择:今后,是要更快一些,还是更稳一些?

如果我们用纵横坐标来定义这两个选项,那么“快”是横轴,以新车所在的阶段(PPT、概念车或是量产交付)为刻度,而“稳”是纵轴,以新车的性能和搭载的服务体系为刻度,根植于造车团队前期的技术研发、自建工厂或代工的生产模式。

也许还可以加一条轴线,那就是资金。因为,一家车企在横轴和纵轴上的刻度,一定会影响到现有资金的消耗程度,以及新一轮融资的进度,进而反向作用,不断循环。按这个逻辑,我们不妨用三维坐标,去对照一下各家新造车企业:

蔚来和小鹏均是规划自建工厂,但目前借助代工方式,正式交付;威马自建工厂,已开始交付EX5,预计2019年第一季度完成1万辆;车和家自建工厂,已发布概念车“理想智造”,预计2019年第四季度交付;奇点汽车自建工厂,但选择代工,已发布两款概念车,量产车iS6计划于2019年初上市。

可罗列的名单可以很长,因为国内目前在册的新造车汽车有300家,然而,在有人率先撞线的情况下,跟随者内心的焦灼都是相似的。原本算普遍共识的“慢就是快”,如今变得难以忍受。

当然,正如前文所述,胜负只是影影绰绰,大局并未敲定。即便是“形势喜人”的蔚来,只要在三维坐标里有任何一条失守,那么,发生在跟随者身上的新闻,换个主语也会发生在它身上,决不用等到李斌想要决战特斯拉的2023年。

相反,当蔚来、小鹏和威马在量产和交付的表现上越好时,它们在用户市场和资本市场上的表现,也一定会更好。互联网创业领域屡屡被验证的“赢者恒赢”规律,也许仍然适用于新造车领域。更直白地说,基于眼下的经济大环境,以及未来的不确定性,对第二、第三梯队的新造车企业来讲,现在可能还远远没到最难受的时刻。

2

但对小鹏和蔚来而言,随着两位CEO赌局的结束、量产交付的深入,最危险的时刻已经到来。

这不是危言耸听。处于产能爬坡阶段的小鹏G3,正在按照用户的定金、意向金支付时间,逐步交付,同期,何小鹏去年12月12日交付发布会上承诺过的OTA升级,也第一次向用户正式推送,比如新增“车辆钥匙召唤”功能。蔚来ES8,在2018年一共交付11348辆。进入2019年,这一数字持续上升,优点和缺点正在被逐渐释放。

何小鹏说,造车新势力已经呈现出自我成长的加速度。

相对应地,逐渐提速之时,危险指数也会相应地上升,正所谓“十次事故九次快”。2019是交付元年,并不意味着交付即是巅峰,它只是一个分水岭。关于新造车势力的一切怀疑,都将通过量产、交付和上路,被真实的数据和案例所证实,或者证伪。

没人真正见过这样的场面,更难以预料后果。安全、智能、服务……任何一个细节问题,都可能因为李书福、贾跃亭、PPT等关键词的搭配,在舆论中被夸张放大,消解市场信心,进而影响到资本是否继续追投。

这个“危险”的局面,是由蔚来和小鹏开启的,如果胜利,将是它们共享的胜利,一旦失败,将是整个新造车势力的失败。这才是真正的赌局。

3

从这个层面讲,蔚来是新造车企业中最“激进冒险”的一家。当外界还在等待更多车主把ES8开上路并发来反馈的时候,李斌已在NIO Day上发布了ES6,蔚来旗下的第二款车型。

暂时还无法判断,在三维坐标的体系中,ES6更靠近哪一条轴线。事实是,李斌在发布期间,用相当一部分篇幅介绍了蔚来赋予ES6的服务体系,比如车主终身免费质保、终身免费车联网、终身免费异地加电、终身免费道路救援,等等。

听上去,他像在回应去年下半年那些与ES8续航和充电有关的段子。又或者说,蔚来在完成量产交付后,开始朝着行业的边界进发:以物联网为准绳,不单要卖车,还要卖一种生活方式。

这也是何小鹏在去年12月12日的G3交付发布会上,曾经向公众描绘过的事情,比如把语音作为车上主要的交互方式,比如可唱K玩游戏的移动玩乐室,让汽车变成车主的生活管家。

无论怎么玩,核心问题将终究难以回避:从自建工厂、硬核造车到下一步的迭代,从四处铺设超级充电桩,到提供免费道路救援,都需要相当的成本投入。这并非新造车势力的特殊难题——现代汽车工业诞生以来,就是不折不扣的资金黑洞。

说来有趣,关于这一点,即便是在隔壁领域创业成功的何小鹏,最初也一度缺乏概念,认为只要40亿元就能投入造车。他当时并不清楚自己跳进的是怎样一条河流,看不到岸,又有下沉的危险。更加审慎的李斌,最初预测的成本边界也不过是200亿元。

但在“彻底改变百年汽车工业”的FLAG下面,两人都已没有回头路。无论是交付后可能全面发酵的口碑,还是持续迭代的承诺,千头万绪都将收拢于资金问题。他们都只有两种解决办法:一是多融资,二是多卖车。

蔚来先行一步。业界都记得,拥有56个投资人的蔚来,去年秋天是怎样在中美贸易摩擦中赶着在美国敲钟上市的。在那之前,它已经通过股权融资的方式,在一级市场累计吸走24亿美元。

而上市后,蔚来的首份财报显示,净亏损达28.1亿元。基于去年底,蔚来方面关于“交付量达到7000辆时,每辆车的利润率就可以在四季度由负转正”的计算公式,这家股价动辄破发的头部车企,想要减少甚至扭转局面,便要争取多卖汽车。为此,它需要尽可能扩大量产规模,随之带来新一轮的交付和成本控制压力。

这样微妙的循环,不出意外,小鹏也很快会遇到。即便真在2019年底前完成300亿元的融资,也不过是延缓。新造车跨过量产的关卡后,一味地吸金融资,将不再是构建竞争壁垒的好办法,捋顺交付,产生持续的现金流,才是正常的路径。

但残酷的是,这样超前的难题,当前只有蔚来和小鹏需要思考。一切都始于2018年夏天那个赌局,“万辆赌局”并不是这场长跑的结束,反而才拉开序章:他们正在用实际行动,从赌局走向更大的赌局。

国际能源网微信公众号二维码
 
搜索更多能源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