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访问国际能源网!
客服热线:400-8256-198 | 会员服务 | 广告服务 |

国际新能源网

新能源行业专业门户网站
您当前的位置: 新能源网 » 生物质能 » 生物质能动态 » 正文

生物质发电行业无统一排放标准,业界急盼科学合理标准

国际新能源网  来源:麦电网  日期:2019-04-15
  身为可再生能源,却要执行燃煤锅炉排放标准,甚至是更加严格的“超低排放”标准,约束了行业发展。
 
  不同种类的生物质燃料有成分差异,其燃烧热值、排放废气浓度各不相同,然而无论是脱硫、脱硝装置,还是相应锅炉装备,对生物质燃料都没有专门适用的门类。针对这一问题,生物质能产业促进会认为,建立专门的生物质能环保排放标准及完善的环保监测体系,已成为生物质产业发展的关键一环。
 
  多年来,生物质作为一种燃烧热值不输于煤炭的可再生能源,在发电、供热等领域已形成一定产业规模。但记者从多家企业了解到,随着国家环保标准趋严,多地要求生物质锅炉也要像燃煤电厂一样,进行“超低排放”改造,给生物质企业带来了不小的经济压力。对生物质采用燃煤锅炉排放标准是否合理,生物质行业是否需要专门的排放标准?
 
  生物质用途广阔
 
  屋檐处的排放管道冒着白色的烟雾,山东省阳信县一户村民正在用以秸秆为原料的生物质成型燃料为自家取暖。“用生物质代替燃煤供热没什么味道,家里面积100平米左右,政府给了补贴,一个供暖季成本也就1200块钱。”村民告诉记者,与过去使用燃煤不同,用特定锅炉烧生物质成型燃料,只要燃烧充分,就不会出现黑烟滚滚的现象,取暖清洁了很多。
 
  邻村李连芳村则使用的是小型生物质锅炉,为减少采暖季的大气污染、控制农村散煤直接燃烧,作为阳信县生物质清洁取暖改造的试点村,李连芳村2.8蒸吨生物质锅炉实现了村里76户人家的区域供热。
 
  而在安徽省阜阳市,由安徽国祯生态科技有限公司(下称“安徽国祯”)建设的生物质热电联产项目更为壮观。作为生物质燃料,堆成小山的玉米秸秆等农林废料放置于工厂内,配备有大型冷却塔、脱硫、脱硝及除尘装置,由地下的传送带进行自动填料,生物质燃烧产生的热量能够用于提供可再生电力、工业园区供热等,锅炉排放的白色烟雾在高处升起。该热电联产项目总投资为4.9亿元,2018年全年消耗农林废弃物38万吨,发电量达到了2.377亿度,上网电量为2.11亿度,供热量达到了53万吉焦,对周边地区110多台分散小锅炉进行了替代。
 
  据安徽国祯总经理丁海介绍,为提高项目经济性,生物质燃烧后的灰分也能够用作土壤修复剂,作为肥料用于治理酸化严重的农田土壤。
 
  排放无统一标准
 
  然而,记者走访时了解到,各地不论户用或大型生物质利用项目,采用的大气排放标准并不一致。
 
  据阳信县当地工作人员介绍,参考山东当地火电厂大气污染物排放标准,村用生物质锅炉能够达到相应的排放浓度限值标准。但据记者现场观察,尽管生物质成型燃料不会产生滚滚黑烟,也没有明显异味,但不论是农户自用生物质炉具还是小型生物质锅炉工厂,均没有实时环境监测系统。
 
  与阳信县不同,安徽国祯使用的则是自主研发的“超低排放”装置。在安徽国祯生物质热电联产锅炉总控室中,实时监控的环境监测仪表数据显示,SO2排放为4.67mg/m3,烟尘为4.63mg/m3,NOX为14.83mg/m3,达到目前燃煤电厂“超低排放”标准。
 
  而位于湖北省武汉市、为经济开发区多家企业、园区供热的武汉光谷蓝焰有限公司康师傅(武汉)生物质锅炉清洁供热示范项目,在排放标准方面参考的却是天然气排放标准,即烟尘排放低于5mg/m3、SO2低于35mg/m3、NOx低于100mg/m3。
 
  业界急盼科学合理标准
 
  生物质作为一种可再生能源,通常被视作是化石燃料燃煤取暖的替代或补充,在各地制定大气污染物排放标准时,生物质发电锅炉和生物质供热锅炉往往也与煤炭划为一类。对此,生物质能产业促进会相关专家指出,根据实地调研情况,多地生物质利用已能够达到国家火电标准,但由于燃煤和生物质燃料特性不同,直接执行各地针对煤电制定的、严于国家标准的“超低排放”政策,则制约了行业发展。
 
  据记者了解,按照燃煤“超低排放”NOx小于50mg/m3、SO2小于35mg/m3、烟尘小于10mg/m3的大气污染物排放标准,生物质利用最难达标的指标是氮氧化物。同时,从环保设备来看,不同种类的生物质燃料有成分差异,其燃烧热值、排放废气浓度各不相同,然而无论是脱硫、脱硝装置,还是相应锅炉装备,对生物质燃料都没有专门适用的门类。针对这一问题,生物质能产业促进会认为,建立专门的生物质能环保排放标准及完善的环保监测体系,已成为生物质产业发展的关键一环。
 
  “目前生物质整个行业的体量还太小,这也是为什么一直没有专门的生物质行业排放标准的原因。”生态环境部环境工程评估中心主任徐海红坦言,“生物质原料成本较燃煤更高,是否投入那么多达到‘超低排放’环保标准,对企业来说实际上是个经济问题。”据记者了解,一台30MW生物质发电机组若进行“超低排放”改造,其成本投入将达1000余万元,且每年需要的维护费用也达到800万元以上,原料成本高昂的生物质行业因此会面临着更加严峻的资金负担。
 
  对此,中国生态文明研究与促进会副会长陈小平指出,未来生物质排放指标体系的建立,首先需要制定统一的指标体系;二是确定哪些指标是必须的,设置合适的参照物,要高标准做好;三是标准不可“一刀切”,建议提供循序渐进的发展时间。
国际能源网微信公众号二维码
 
搜索更多能源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