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访问国际能源网!
客服热线:400-8256-198 | 会员服务 | 广告服务 |

国际新能源网

新能源行业专业门户网站
您当前的位置: 新能源网 » 行业要闻 » 热点聚焦 » 正文

深析 | 明阳风电的至暗时刻

国际新能源网  来源:能见Eknower  日期:2019-05-08
  海上风电的生死时刻即将到来。
 
  随着国家能源局于4月12日发布了《关于2019年风电、光伏发电建设管理有关要求的通知(征求意见稿)》,被称为“海上风电第一股”的明阳智慧能源集团股份公司(简称“明阳智能”,601615.SH)或将迎来自己的至暗时刻。
 
  明阳智能长期在中国风机制造商中位列第三名,仅次于金风科技和远景能源。海上风电被其视为超越前两者的唯一机会,然而这个梦想或许要破灭了。
 
  资本市场反应最为迅速, 目前,已上市四个月的明阳智能股价维持在10元/股左右,相较于上月最高的18.63元,已接近腰斩。
 
  明阳智能在4月27日、5月1日连续发布2018年度业绩报告和2019年第一季度业绩报告,试图挽回股价,然而资本市场并没有买账。
 
  诚然,明阳智能的这两份业绩报告非常好,毕竟海上风电的高补贴电价能带来非常好的收益。但是因为这个政策,接下来,形势将变得截然不同。
 
  1明阳的高光时刻
 
  张传卫是明阳风电的创始人和董事长,1993年,体制内的他在邓小平南巡讲话后,辞去河南某市驻广东办事处主任职位,下海创业,生产输配电设备配电箱。
 
  后来顺应国家电网改造需求,又开始生产能够替代进口的高压环网柜和高压负荷柜产品。2000年,在国家鼓励用电时,转向生产制造大功率变频器节能装备,从而接触到了风机的核心控制系统——变频器,成为风机制造企业的供应商。
 
  2005年,由于政策原因,风电整机的进口替代与国产化率显著提升,我国风电行业呈现爆发式增长。看到了风机市场机遇的张传卫,在2006年注册了明阳风电,开始进入风电整机制造领域。
 
  2010年,明阳风电成为中国第一家在美国纽交所上市的风电整机制造企业,且募集资金3.5亿美元,创下2010年中国公司赴美IPO募集资金之最。
 
  有报道称,业界当时盛传与张传卫吃一顿饭的机会,被两家机构私下炒到100万元的天价,堪比巴菲特之宴。随后,张传卫提出了“千亿明阳”的远大目标:
 
  要整个明阳集团的产值2030年达到1000亿元。
 
  趁着风电行业大热,上游产品叶片价格大涨。制造业出身的张传卫决定北上,在风力资源丰富的三北地区建立生产基地,吉林、天津、甘肃等地叶片生产厂随之拔地而起。
 
  然而,不久三北地区开始弃风限电,以叶片生产为主的吉林明阳基本处于停产状态,天津明阳叶片公司等也陷入经营困境。张传卫曾感慨:“公司每天一开门,就有800万出去。”
 
 
  2016年,曾与张传卫几乎同时进军风电的张雷,带领海归创业团队从伦敦回到家乡江阴组建的远景能源公司,已经超越了明阳风电,坐稳了中国风机制造业的第二把交椅,市场占有率第一的是比二人早进入风电行业20年的武钢。
 
  然而同年11月,国家能源局发布的《风电发展“十三五”规划》,划出四个海上风电重点省份,广东位列其中。扎根广东的明阳智能在海上风电新战场必将占据地利优势,这让张传卫看到了弯道超车的绝佳机会。
 
  2018年4月,广东省召开全省推进海上风电建设工作现场会,会议直接被安排在位于中山市的明阳集团总部召开。省长马兴瑞出席会议并讲话:
 
  要求加快推进项目核准和开工建设,按照“大、快、高”的要求进行海上风电建设。
 
  2019年初,明阳智能成功在上海证券交易所主板上市,随后股价接连暴涨。屡次都能恰如其分地踩在了时代“变奏点”上的张传卫,又一次迎来了自己的高光时刻,站在建设粤港澳大湾区的风口上风光无限。
 
  2与广东政府的密切合作
 
  新能源行业高度依赖补贴,海上风电尤其如此。
 
  然而,随着风电、光伏规模的持续扩大,可再生能源补贴资金每年的缺口,也逐年扩大。退补,成了国家必须面对的问题。
 
  2018年5月,国家能源局印发了《关于2018年度风电建设管理有关要求的通知》,并随文下发《风电项目竞争配置指导方案(试行)》,明确从2019年起,推行竞争方式配置风电项目。
 
  按照此前政策,理论上2018年已核准的海上风电项目就能锁定0.85元/千瓦时的上网电价,拿到优厚补贴。
 
  为享受高电价补贴,避免即将到来的竞价,沿海各省海上风电项目纷纷加快核准,想要赶上标杆电价时代的末班车。
 
  广东省是海上风电核准最为积极的省份,据统计,2018年前三季度,广东省共核准了285万千瓦海上风电项目,而在第四季度,竟突击核准了2531万千瓦的海上风电项目,其中1825万千瓦是核准前公示项目。
 
  亚洲最大风电开发商龙源电力原总经理谢长军表示,广东省加速海上风电项目核准,刺激了福建、江苏进一步开发海上风电,从而形成了整体海上风电快速发展的局面。
 
  2018年12月,广东发改委又率先发布了《广东省海上风电项目竞争配置办法(试行)》,但在规则设置上淡化了电价竞争的因素,却设置了特别门槛,疑似为特定企业“量身定做”:
 
  广东省对海上风电采用风机的要求是5MW及以上机型,实际操作中指定的是5.5MW机型,指向广东省本土风机制造商明阳风电的5.5MW风机产品。
 
  其实,这是海上风电行业的潜规则——用资源换产业。
 
  2013年,国家能源局将风电审批权下放到地方后,地方政府拥有了资源分配权,把风资源当成与企业谈条件的一个重要筹码。通过资源换产业的方式,拉动本地投资,进来提供就业岗位,提高税收和GDP,从而提高地方政府政绩。
 
  具体操作方式是地方政府用手中的海上风电资源作为筹码,来换取开发商在本地投资。由与政府关系密切的制造商在本地投资设厂,再与开发商“联合开发”,项目后续相关设备将采购该制造商产品。业内人士介绍:
 
  所谓“联合开发”,即由制造商转移相关海上风电资源给开发商,开发商则承诺以“1:N”的比例,使用该制造商的产品。
 
  而作为广东省唯一本土制造商的明阳风电,在这场广东海上风电“大跃进”中受益颇多,被称为“海上风电领导者”。数据显示:
 
  2018年明阳智能海上风电中标157.5万千瓦,占2018年全国公开挂网招标开标容量近一半的市场份额。
 
  3政策突变
 
  国家能源局出台竞价政策的初衷是加速风电行业技术进步,尽早实现平价上网。而“抢核准”和“用资源换产业”完全违背了这一根本。大唐集团李海涛长期从事新能源行业研究,他认为:
 
  光伏大规模超规划发展,在本就千疮百孔的补贴基金池上捅出了一个更大的窟窿,而海上风电的突击核准,又在伤口上撒了一把盐。
 
  知情人士曾对能见表示,2018年8月,广东省出台海上风电项目竞争配置办法的征求意见稿时,能源局就曾明确表达了反对意见,但最终仍无法阻止《广东省海上风电项目竞争配置办法(试行)》在12月份出台。
 
  而针对沿海省份疯狂“抢核准”,上述人士表示,国家能源局曾就此事对广东、江苏等沿海省份进行沟通,但从核准公示情况来看,这些省份并未停下突击核准的脚步。上述人士说:
 
  将全国可再生能源补贴用在沿海仅仅几个省份身上,本就引起了内陆省份的不满,而国家发改委和能源局也不会坐视这种薅羊毛的事情发生,或将发布相关政策,规定只有开工建设的项目才有可能拿到高电价,而核准未开工项目将参与竞价。
 
  果不其然,2019年4月12日上午,国家能源局综合司发布《关于2019年风电、光伏发电建设管理有关要求的通知(征求意见稿)》。其中关于海上风电建设管理的相关政策变动较大。通知规定:
 
  2018年度未通过竞争方式进入国家补贴范围并确定上网电价的海上风电项目,其核准文件不能作为享受国家补贴的依据。在《国家能源局关于2018年度风电建设管理有关要求的通知》(国能发新能〔2018〕47号)发布之日前获得核准的海上风电项目,在本次通知发布前未办齐开工前手续的,均参加竞争配置并通过竞争确定上网电价。
 
  对于仍属于补贴项目范畴的竞争配置项目,通知明确:
 
  先进推进平价风电项目,暂不进行竞争配置,确需竞争配置的地区,制定竞争配置办法后,需由国家能源局会同有关部门对各省级能源主管部门报送备案的建设方案进行论证,确认后方可实施。
 
  如此,国家能源局的态度已经很明确了,拒绝为2018年下半年突击核准的,妄想锁定0.85元/千瓦时上网电价的海上风电项目买单。同时大力推进平价风电项目,海上风电退补提速。
 
  也就是说,如明阳风电这般将大量订单握在手中的海上风电企业,将变得无利可图甚至造成极大的打击。屡次都能精准地踩在时代的“变奏点”上的张传卫,或将迎来人生中的至暗时刻。
 
  4黑暗已至
 
  去年,明阳智能拟IPO时,就有媒体质疑其自身“造血”能力缺失,仅靠政府补助和税收优惠长期“输血”勉强生存。
 
  明阳对此辩解称:对税收优惠及政府补助不存在重大依赖,理由是,报告期公司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的净利润分别为2.01亿元、2.49亿元、2.73亿元,逐年在增长。
 
  然而,根据《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并上市管理办法》第三十四条规定,发行人的经营成果对税收优惠不应该存在严重依赖。在实际操作中,如果税收优惠和补助占当期利润达到20%以上将会构成严重的依赖。显然,明阳智能已经远远超出20%的比例,公司的辩解是站不住脚的。
 
  招股说明书显示,报告期,公司的应收账款余额分别为49.21亿元、51.57亿元、42.78亿元,当期营业收入分别为69.40亿元、65.20亿元、52.98亿元,应收账款余额占营业收入的比例高达73.14%、80.31%、82.04%,逐年在攀升。这表示:
 
  除了税收优惠及政府补助以外,明阳智能高额的应收账款,和应收账款的回收缓慢导致公司大量举债经营,而增加的利息支出也在不断蚕食着公司的利润。
 
  大量应收账款等待回收,明阳智能不得不增加银行的借款来维持日常经营。招股书显示,2017年明阳智能短期借款和长期借款共计42.2亿元,较2015年10.6亿元,大幅飙升298%。因此而产生的2017年利息支出高达1.69亿元,占同期归属于母公司净利润49%。显然:公司已经沦为为银行“打工”的境地。
 
  从产品技术方面,面对海上风电这个技术含量更高的新战场,明阳一直在尝试转型。
 
  2015-2017三年间,该公司研发人员增长超过250人。明阳智能研发费用占营业收入比例,由2015年的2.99%上升到2017年的4.95%。但这仍与竞争对手存在较大差距,反应在产品上,明阳智能生产的风机的能力相对欠缺,事故频发。
 
  上一次明阳智能相关风机事故发生在几个月前。2018年7月,当时福建省能监办印发《关于开展风力发电机组安全隐患排查治理的紧急通知》,通知提及,第8号超强台风“玛莉亚”正面登陆福建,造成两起风力发电设备事故,其中一起就是采用明阳风机的中闽(霞浦)风电有限公司大京风电场8号风机倒塔,23号风机叶片折断、地基松动。
 
  相比陆上风电,海上风电运行环境的挑战更大。海上风场距离陆地往往在数十公里以外,如果风电机组不能经受住考验,经济损失相比陆上风电将提升一个数量级,如果发生恶性事故,整个海上风电产业也会遭受影响。
 
  面对海上风电的高补贴和高风险,国家对其定位也在不断变化。知情人士对能见表示:
 
  国家发改委已经把海上风电定位于“补充能源”,相比光伏和陆上风电的“替代能源”,重要性大幅下降。
 
  这意味着,本想靠海上风电实现弯道超车的明阳智能,不仅在补贴上被国家能源局卡住了脖子,在未来发展前景上,也将被那些专注于陆上风电的企业甩在身后。
国际能源网微信公众号二维码
 
搜索更多能源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