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访问国际能源网!
客服热线:400-8256-198 | 会员服务 | 广告服务 |

国际新能源网

新能源行业专业门户网站
您当前的位置: 新能源网 » 行业要闻 » 热点聚焦 » 正文

股价下降22.13%!宁德时代陷入关联交易“罗生门”

国际新能源网  来源:国际能源网  日期:2019-05-17
  由于此前对子公司的业绩对赌协议,宁德时代新能源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宁德时代”)被卷入一场索赔风波中,宁德时代、东方精工以及普莱德公司三者之间勾连交错,形成了错综复杂的关系。 因财务数据引出的风波在这两年似乎与宁德时代如影随行,由2018年3月上市前的“数据风波”到陷入关联交易的“罗生门”,摆在宁德时代的问题,没有一个是容易对付的。
 
  一切的纷争都源于一纸公告
 
  5月8日,东方精工披露,此前因商誉减值合理性问题,与母公司闹得不可开交的全资子公司普莱德,竟然因为服务器遭到黑客攻击,从而无法提供2018年度公司财务数据。
 
  自2014年以来,普莱德和原股东形成了“宁德时代(动力电池电芯)+普莱德(动力电池系统PACK)+北汽新能源(新能源乘用车整车应用)及福田汽车(新能源商用车整车应用)”的产业链合作模式。
 
  资料显示,东方精工成立于1996年,是从事瓦楞纸箱多色印刷成套设备生产的企业,2011年8月在深交所上市。上市之后,东方精工的业绩起伏不定,急需一个新的利润增长点,普莱德因此进入公司的收购视野。东方精工于2016年7月28日发布公告,公司拟以47.5亿元的价格收购普莱德100%股权,并于2017年2月25日获得证监会核准批文,由此切入动力电池系统PACK领域。
 
  普莱德成为东方精工的全资子公司,2016年经过两次股权转让后,宁德时代成为其五大股东之一,持股比例24%。
  
  据东方精工公告称,认定2018年度普莱德未完成业绩承诺原因之一,是认为普莱德与宁德时代等股东之间的关联交易不公允,对于普莱德与宁德时代等关联交易方之间交易形成的利润不予认可,所以才大幅度降低了普莱德的利润,导致未能完成业绩。
 
  近五年来,普莱德与宁德时代发生的关联采购占采购总额一直保持在70%以上,在采购交易方面存在严重依赖。2014-2018年,普莱德向宁德时代采购的交易额分别为2.29亿元、10.17亿元、35.58亿元、28.64亿元和35.98亿元,占公司采购总额分别为76.89%、73.76%、79.12%、80.07%以及83.16%,整体呈现上升趋势。
 
  普莱德2016年至2017年实现扣非净利分别为3.33亿元、2.61亿元。4月16日,东方精工公布了2018年业绩,由于普莱德2018年净利润亏损了2.19亿元,对其计提了约38.48亿元的商誉减值准备。
 
  此外,据2019年4月17日东方精工《2018年年度报告》。2018年普莱德净利润为亏损约2.19亿元。截至2018年12月31日,公司所持有的普莱德与商誉相关的资产组的可回收金额为人民币59704.53万元。鉴于公司所持有的普莱德资产组账面价值为人民币30293.81万元,全部商誉的账面价值为人民币414226.91万元,因此确认需计提商誉减值准备为人民币384816.19万元。
 
  东方精工的看法是,普莱德2018年是亏损逾两亿元,其原股东福田汽车、宁德时代等公司需要向东方精工赔付26.45亿元。
 
  问题到此变得一目了然 ,东方精工与普莱德的重大分歧就在于普莱德的2018年财务数据,那么,普莱德2018年的业绩究竟是亏了,还是赚了呢?
 
  东方精工的年报称,普莱德的亏损是因为“受国家打击新能源汽车骗补行为、新能源商用车补贴大幅减少等因素影响,普莱德商用车动力电池PACK业务也受到了一定影响。2018年度,新能源汽车商用车行业市场持续低迷,在内外部因素综合影响下,2018年度普莱德商用车动力电池PACK业务持续萎缩,其商用车动力电池PACK业务的收入在普莱德全年主营业务收入中的占比,从两年前的40%左右下降为2018年的5%左右。”
 
  而宁德时代这时也暴露出一个不容忽视的问题--应收账款。财报显示,宁德时代2015~2018年的应收账款余额分别为23.94亿元、73.16亿元、69.19亿元和62.25亿元,此外账款分布也较为集中,2018年财报显示,按欠款方归集的期末余额前五名应收账款汇总金额达到32.66亿元,占比50.29%,其中有4.196亿元做出了50%~100%的坏账计提准备。
 
  由于对普莱德公司的财务真实情况产生分歧,东方精工与宁德时代等普莱德原股东陷入了相互指责的境地。
 
  在双方发布公告“互呛”的4月23日,宁德时代当日股价大跌超过5%。截至5月10日,该公司以74.1元/股收盘,较今年初95.16元/股的历史最高水平下挫22.13%。5月13日,宁德时代以73.05元/股低开,最终全天下跌3.39%至71.59元/股,继续处于下滑通道。
 
  随着普莱德事件持续发酵,其与宁德时代之间的应收账款是否会受到波及,甚至能否全额回收就成了一个悬念。在4月26日的业绩说明会上,宁德时代的掌舵者——51岁的曾毓群也被听众一连串诘问追着不放,看来,投资者的不安并非空穴来风。
 
  上市前招股书数据“打架”
 
  宁德时代在财务数据上出现的纰漏不只一次。事件回溯到2018年,宁德时代全力冲刺IPO上市的前夕,就爆出“百亿项目延缓,招股书数据打架”的地雷。被披露原计划应于去年年底投产的溧阳项目尚未投产,数据显示公司产能利用率连续两年下滑,招股书披露的数据与供应商、客户方数据存在部分差异。
 
  2018年3月12日,宁德时代更新了公司招股说明书,有媒体将招股书中公布的数据与其供应商、客户名录与合作对方公布的数据对比后,发现了多处矛盾打架的地方。
 
  据宁德时代自己的招股说明书:深圳市德方纳米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是宁德时代2014-2106年第五大供应商,三年的采购金额分别是2296.11万元、16038.3万元、35336.28万元。而德方纳米招股书:2014年第二大客户是宁德时代,销售金额2439.17万元;2015年的第一大客户,销售金额15751.26万元;2016年仍为第一大客户,对其销售额35480.27万元。两者三年数据差异分别为:143万、287万和144万。
 
  除了德方纳米,宁德时代与锂离子电池新秀杉杉对外披露的金额也有出入。还是宁德时代自家的招股书显示,杉杉股份连续两年(2014-2015)是宁德时代的第四大供应商,交易金额分别为3329.75万元和1.6亿元。
 
  杉杉股份2015年报中没有透露五大供应商,但销售金额分别是4.4亿元、3.5亿元、1.8亿元、1.2亿元以及8694万元,其中并没有1.6亿元的客户。
 
  此外,杉杉股份还是宁德时代2015年第四大客户,当年销售额2.45亿元。而在2015年报中,杉杉股份虽未公布五个主要供应商的名字,但列出了采购金额,分别是3.3亿元,2.7亿元,2.2亿元,1.6亿元以及1.5亿元,没有2.45亿元的供应商。
 
  对此,有专业人士说:“统计方法、统计覆盖面可能不同,不同企业对于同一指标的数据有时会出现“打架”情形,如果差距不是太大,可能就不存在问题,如果差距较大,应当引起关注。” 
国际能源网微信公众号二维码
 
搜索更多能源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