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新能源网 » 海洋能 » 正文

我国首座潮汐能试验电站建设参与者陈琳谦 与新能源结下不解之缘

日期:2019-08-27    来源:浙江新闻

国际新能源网

2019
08/27
10:22

关键词: 潮汐能 海洋能 潮汐能实验电站

   江厦潮汐试验电站是我国首座涨潮、落潮双向发电的潮汐能电站,也是一座清洁的可再生的新能源发电站,它不仅被写入我国中小学地理教科书,还被列入我国20世纪大事记,成为温岭人的骄傲。
  现年81岁的陈琳谦,曾参与了江厦潮汐试验电站的设计、施工及建成投运后的管理,与电站结下了不解之缘。
  踏勘乐清湾潮汐能开发利用
  上世纪六七十年代,国内能源普遍紧缺,对本就能源匮乏的浙江而言,情况尤为严重。“以温岭为例,在上世纪70年代初,用电需求骤增,单靠建于现今太平街道大合山路一带的大益山火力发电厂,其发电量已远远无法满足当时的用电需求。”陈琳谦回忆。
  “鉴于乐清湾蕴藏着丰富的潮汐能资源,当时,温州的一名干部向中央写了一封信,针对浙东南沿海能源紧缺的现状,向中央提出能否开发乐清湾的潮汐能。”陈琳谦说,1970年8月,水利部第十二工程局根据水电部和浙江省革委会的指示,组成查勘小组,对乐清湾进行潮汐能开发利用踏勘。
  水工专业毕业、当时在安徽从事水电工程建设的陈琳谦,经十二局安排,于1970年年底调入乐清湾,成为第十二工程局乐清湾查勘小组的一员,那年的他才32岁。“局里需要熟悉当地情况的技术人员参与查勘,而当时我也想回来参与潮汐能开发,为家乡的发展贡献一份力。”
  1973年年初,作为国家重点科研项目的温岭江厦潮汐试验电站正式动工,陈琳谦作为设计单位人员,被派驻到了施工现场。搬家那天,陈琳谦和几个同事一道,从设于玉环楚门的设计单位驻地,坐车到达江厦。因为江厦到施工工地没有通车,大家只能靠手拉车带着行李到达工地,住进施工工地临时宿舍。“施工工地地处偏僻,被人戏称为温岭的‘西伯利亚’,生活条件很艰苦,就连平时饮用、盥洗用的水都是雇人从外面拉来的。而我从事水电工程施工多年,早已适应这样的生活环境。”说起那时在工地上的生活场景,陈琳谦至今记忆犹新。
  承担二次堵口设计重任
  相较于艰苦的工地生活,电站的施工建设更是难关重重,其中,电站堤坝的修建是最难啃的一块“硬骨头”。
  江厦潮汐试验电站在原七一塘围垦工程基础上兴建。在电站工程指挥部接收时,七一塘泄水闸已基本建成,堤坝抛石已露出低潮位,只需稍加改造就可以满足电站建设需求。而电站发电厂房、泄水渠道和输变电工程以及其他配套设施则需要新建。
  陈琳谦等来到工地后,对堤坝原设计进行复核,按发电需要作适当修改,在不影响当时施工的前提下着手设计堤坝堵口方案。依托原有的七一塘,施工人员克服潮水所带来的冲刷,结合基坑开挖,投放土石方25.19万立方米,堤坝于1973年10月17日合拢。
  谁知,天有不测风云。1974年8月中旬13号台风期间,堤坝发生决口,原有抛石填土荡然无存,损失土石方5万多立方米。
  陈琳谦承担了第二次堵口设计任务。“第二次堵口的合拢口只有100米,其底部软粘土受到涨落潮水流冲刷,真可谓是水深流急,堵口合拢难度自然比第一次大得多。堵口只能采用立堵方案,即从决口两端相向突击抛石把决口堵死。”
  1975年4月的一天,堤坝实施第二次合拢。“工地上人山人海,还特意调来了大板车运输石料,部队也派来大批官兵进行支援。”陈琳谦说,“大板车将石料倾倒入决堤口时,小的石料立马被潮水冲走,大的石料留了下来,中间不能停下来,一停,便会前功尽弃,溃口也会越来越大。”
  就是靠着这种不计损失地倒注石料,在所有人员4天4夜不眠不休的连续奋战下,堤坝顺利实现第二次合拢。“如此壮观的堵口合拢场景,在温岭水利建设史上可能是前所未有的。”成功合拢后,陈琳谦才回到宿舍蒙头大睡。
  严抓施工质量不留遗憾
  1976年以后,电站工程施工全面展开,陈琳谦已是设计单位常驻工地代表,负责处理施工中与设计有关的问题。指挥部技术人员和来自当地农村的施工队伍,他们虽然熟悉堤坝、涵闸工程,却是第一次接触电站工程,所以免不了需要陈琳谦来协助。
  “他们时常开玩笑说,我是温岭人,与施工技术有关的事情我都得管。他们真的是把我当成自己人,指挥部开会或是研究什么问题,都会请我参加。对我而言,能为家乡建设多出力也是义不容辞的,但工程质量必须保证。”因为陈琳谦是以设计、施工双重身份出现在工地上,所以工作显得格外忙碌,晚上还经常在宿舍里忙工作。
  1977年年初,发电厂房混凝土开始浇筑,为确保施工质量,从设计和施工两方面考虑,陈琳谦经常要去工地检查。有一个晚上,他去检查闸墩钢筋,由于光线昏暗,只能用手去探摸,不料被黄蜂刺中,手部肿痛了好多天;在寒冬的深夜,因担心刚浇筑好的钢筋混凝土闸门受冻,他跑到现场去探摸闸门保温效果如何;在泄水闸改造阶段,他深夜下到闸门底部去检查,有时只能是手拉缆绳,在近10米高的岩石陡坡上爬上爬下,在场的施工人员无不惊讶。
  在发电厂房基本建成之后,为确保工程安全,在海侧围堰拆除之前,设计驻工地代表兼厂房设计人员之一的陈琳谦,建议在海侧围堰内充水,让厂房经受挡水考验,并为此设计了充水试验方案,该方案得到了省局的高度重视。这项试验只需在围堰高处开个口,建一座临时小水闸,趁大潮期间涨潮时,开闸向围堰内充水,至高平潮时关闸,让厂房直接挡水,在试验过程中若有什么异常,可立即开闸排水。“经过充水试验后,围堰拆除让厂房投入运行,心里就踏实了。”
  在处理问题过程中累积经验
  1980年,陈琳谦担任电站站长。1985年,他担任电站党委书记兼站长。作为我国第一座潮汐能发电站,电站具备相应的试验性质,在建设与运行过程中,遭遇了诸多新情况与新问题。其中,发生在1985年的一次意外,令他记忆犹新。
  1985年遭6号台风袭击,电站对外输电线路和自备电源线路均遭破坏,眼见坝址上游下雨不止,水库水位上涨逼近设计水位,泄水闸若不能及时开闸排水,会严重威胁厂房库侧挡水结构安全。陈琳谦自然清楚当时情况的严重性,所以尽管在抢险过程中其肘关节跌伤,身体发热,都仍坚持在深夜组织职工在狂风暴雨中强拉电缆让自备电源送电,赶在低潮位时开闸排水,这才保证了厂房安全。
  “处理这些问题的过程,对电站运行管理人员来说,是一个锻炼和考验的机会,也是为潮汐能开发累积经验的过程,真正体现出兴建潮汐试验电站的实际意义。”陈琳谦说。
  1980年,电站第一台机组并网发电。1985年,电站基本建成。目前,电站共安装6台3种型号的双向灯泡贯流式潮汐发电机组,总装机容量4100千瓦,年发电量约730万千瓦时。电站建成后,除了获得大量的电能,还有围垦、水产养殖、交通及旅游等综合利用效益。江厦潮汐试验电站作为潮汐能发电的试验基地,通过工程实施,积累了双向潮汐发电机组研发、设计、制造、安装和运行经验,特别是2015年完成增扩容改造的1号机组,安装了国际上首次研发的三叶片六工况双向高效运行的潮汐发电机组转轮,填补了国内潮汐电站在设计优化及多工况运行方式等方面的技术空白。电站的稳定运行,为我国大规模商业开发潮汐能积累了工程经验和技术储备。
返回 国际新能源网 首页

新能源资讯一手掌握,关注 风电头条 储能头条 微信公众号

看资讯 / 读政策 / 找项目 / 推品牌 / 卖产品 / 招投标 / 招代理 / 发新闻

风电头条

储能头条

0条 [查看全部]   相关评论

扫码关注
国际能源网
扫码关注
光伏头条
扫码关注
储能头条
扫码关注
风电头条

客服电话400-8256-198
新闻举报
返回首页
返回顶部

国际能源网站群

国际能源网 国际新能源网 国际太阳能光伏网 国际电力网 国际风电网 国际储能电池网 国际节能环保网 国际煤炭网 国际石油网 国际燃气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