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新能源网 » 新能源要闻 » 中国新能源要闻 » 正文

特斯拉联手宁德时代:马斯克在下一盘能源大棋

日期:2020-02-28    来源:储能头条(微信号:chuneng365)  作者:储留香

国际新能源网

2020
02/28
19:05
文章二维码

手机扫码看新闻

关键词: 特斯拉 宁德时代 马斯克 分布式光储

   过去一周,中国的动力电池板块经历了一次过山车般的涨跌——2月19日早间,德方纳米、丰元股份、湘潭电化等LFP概念股连续两天涨停。22日开盘后,这一板块又快速跌停。在这背后,仅仅因为特斯拉发布了两则消息:一是model系列将联手宁德时代搭载“无钴电池”,二是无钴并不一定是LFP(磷酸铁锂)。当一家能在资本市场“呼风唤雨”的龙头车企没有选择三元锂电池时,舆论便会不自觉地发出猜测之声,三元锂的时代难道要结束了?
  路线之争
  三元锂技术路线好还是磷酸铁锂技术路线好?这一陈旧的话题,如今又伴随着特斯拉与宁德时代的合作而被翻了出来。加上此前比亚迪的“刀片电池”以及大众集团或将采用LFP(磷酸铁锂)电池的消息,一时间,资本市场便掀起了对于磷酸铁锂相关公司股票的一阵疯狂炒作。
  但是,当资本的热潮退去,我们会发现,由于磷酸铁锂与三元锂电池在材料特性方面存在先天差异,所以一旦一种技术在市场上得到业内龙头企业认可,那必将改写此前两种技术和平共处的态势。
  LFP(磷酸铁锂)在乘用车市场配套应用的市场份额一落千丈,主要与2017年至2019年纯电动乘用车电池系统能量密度与补贴系数挂钩有关。LFP(磷酸铁锂)在能量密度方面逊色于三元锂,乘用车企为拿到补贴不得不把眼光聚焦在三元锂电池身上,LFP(磷酸铁锂)一度被边缘化,2019年全国装机量仅1.74GWh,与三元锂相差超过21倍。
  但是,当新能源补贴逐渐减少,甚至趋近于零的时候,车企们便不得不重新考虑一个新问题——成本。由于LFP(磷酸铁锂)电池凭借其相对较低的价格,再加上其本身电池能量密度不断提高,一时间LFP(磷酸铁锂)电池又逐渐重新回到公众视野。
  数据显示,截止2019年12月,三元锂电池系统不含税价格为0.95-1.05元/Wh,LFP系统不含税价格为0.85-0.95元/Wh。0.2元/Wh的价格差意味着用在同为60KWh的乘用车上可节省1.2万元。
  所以,在对价格敏感的中低端市场,LFP电池(磷酸铁锂)或许将逐渐占上风,但在对性能敏感的中高端市场,由于三元锂电池的单体能量密度要远高于磷酸铁锂,因此短时间内三元锂仍将会是主流。但不管谁是主流,作为资本家的马斯克并不关心,他只关心如何在这场游戏中赢得更多更大。
  资本游戏
  其实,特斯拉和宁德时代在2018年时就有意合作,但最终因为电池技术标准与规格等问题未达成一致而一拍两散。所以,在今年的合作中,不免带有相互妥协的成分。
  一方面,特斯拉此前一直搭载圆柱电池,而本次与宁德时代联手,却要搭载方形电池;另一方面,宁德时代则以三元锂电池闻名,本次与特斯拉合作,却要搭载“无钴电池”。能让两家的相互妥协,只有利益驱使。
  宁德时代能够妥协,逻辑很简单,只因一句动力电池圈俗语:“得特斯拉者得天下。”
  2020年2月19日,特斯拉股价报收917.42美元,创两周以来最大单日涨幅。过去12个月中,特斯拉股价上涨了两倍。同时,其影响力也直线上升,不仅巴西总统亲自为其背书,而且德国政府甚至不惜驳回环保机构指控,也要引进特斯拉超级工厂。并且,适逢特斯拉与松下分手,一贯采取联姻战术的宁德时代,自然不会放过这一绝佳时机。
  而特斯拉的逻辑比较复杂。首先,特斯拉选择圆柱电池的最根本原因在于这种封装形式的锂电池已经有了超过20年的量产历史,工艺已经相当成熟,一致性也最好。但圆柱电池劣势同样非常明显,即单体电芯容量太小,一台85KWh的电动车直接导致需要大量电芯模组和电池包,造成连接损耗和管理的复杂程度都成几何增加。
  对于正处于快速扩张阶段的特斯拉,最需要的就是钱,而此时拿大量资金去研发方形电池,无异于自断前程。所以特斯拉决定直接与电池企业合作,以解这一燃眉之急。另外,特斯拉提出所谓“无钴电池”,其实也只是其降低成本的一种手段而已。
  其次,纵观世界几大电池厂商,LG化学已经与其展开合作,特斯拉必然不会将鸡蛋放在一个篮子里;松下则是刚与其分手;SKI深陷北美泥潭,短时间内难以抽身;比亚迪电池业务基本自产自销。所以,要想找一个符合预期的合作伙伴,特斯拉的选择其实并不多。宁德时代刚好符合需求。从表面上看,马斯克是想降低成本,让其在中产阶级客户群里与国产电动汽车有同台竞争的机会,但“马”翁之意却远不止此,落子“无钴电池”只是一招缓兵之计。
  剑指光储
  马斯克曾不止一次在公开场合提到,特斯拉未来的业务将重点放在光伏、储能等新能源领域,甚至有可能超过其电动汽车业务。而2017年初,“特斯拉汽车”正式更名为“特斯拉”,也说明了他更愿意将特斯拉视为一家能源公司,而非一家电动汽车制造企业。他对未来的基本构想是:从家庭光伏、储能再到电动汽车,各业务板块不仅各具前景,彼此之间还有很强的关联,通过一个个微电网,搭建分布式能源体系,朝着可再生能源提供者的方向全面发展,并最终完成能源生产、储存与利用的闭环。所以,按照马斯克的构想,在未来,特斯拉新能源帝国的核心业务,将会是光储。
  虽然从目前来看,光伏储能尚处于起步阶段,其业务只占特斯拉整体营收的零头,但在能源转型的大趋势下,越来越多的企业选择使用可再生能源,The Climate Group数据显示,包括远景科技、晶科能源在内的全球已经有216家企业加入了RE 100计划,这些企业在未来一段时间内将100%使用可再生能源。对于这些企业来说,实现100%的最好方式就是场内自建可再生能源设施,储能电站必不可少,这就为包括特斯拉在内的储能企业提供了充足的增量市场。
  而在分布式光储方面,据美国加州能源委员会2018年颁布的建筑能效标准文件,从2020年1月1日开始,加利福尼亚州所有新房屋的建设都要求包含太阳能系统。马斯克预计,特斯拉在北美每年的潜在订单量是400万个新的屋顶,按照每个光伏屋顶平均0.2万美元的价格计算,这笔生意将每年为特斯拉带来80亿美元的营收,而且这只是北美一个地区的情况,要知道,特斯拉目前在中国和北美两个市场的营收总额大约是160亿美元。
  不过,光储市场虽然未来可期,但未来还有很长的路要走。而目前光储项目无法实现规模化的一个重要原因便是储能系统成本“居高不下”。
  储能电站对安全性、稳定性要求较高,成本也要尽可能低,所以在技术路线方面,多选择磷酸铁锂电池。虽然在具体技术方面,动力电池和储能电池有一定差异,但二者的电芯同样为磷酸铁锂,所以其电芯材料技术是具有一定联系。此外,马斯克很明白,与其自己闭门造电池,不如让自己带动整条电池产业链来造可用于储能电站的电池,这样不仅可以节约研发成本,防止出现资金周转问题,而且储能行业整个产业链的更新也能让电池成本更快地降下来。因此,马斯克在风头正盛之时落子“无钴电池”,除了暂时稳住其电动汽车的价格优势外,更重要的原因是利用现在的影响力,带动整个电池产业链,从而不仅可以让电动汽车稳增长,还可以间接地布局未来的核心业务——光储。
  虽然,磷酸铁锂不会像炒作的那样“一步登天”,但一场光储界的变革,已经被马斯克悄然拉开序幕。未来的光储市场,必将在资本的驱动下变得热闹起来。正如华尔街的一句流行语——资本永不眠。
 
返回 国际新能源网 首页

新能源资讯一手掌握,关注 风电头条 储能头条 微信公众号

看资讯 / 读政策 / 找项目 / 推品牌 / 卖产品 / 招投标 / 招代理 / 发新闻

风电头条

储能头条

0条 [查看全部]   相关评论

国际能源网站群

国际能源网 国际新能源网 国际太阳能光伏网 国际电力网 国际风电网 国际储能电池网 国际节能环保网 国际煤炭网 国际石油网 国际燃气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