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新能源网 » 新能源汽车 » 新势力造车 » 正文

新势力上市潮 威马为何掉队了

日期:2020-07-28    来源:新能源汽车报

国际新能源网

2020
07/28
09:33
文章二维码

手机扫码看新闻

关键词: 造车新势力 电动汽车 动力电池

造车新势力上市热潮中,做好自身产品与品牌形象,才能给投资者信心。

最近,造车新势力掀起了一波上市热潮。

美国当地时间7月10日,理想汽车正式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提交招股说明书,拟在纳斯达克上市,计划募资1亿美元,承销商包括高盛、摩根士丹利、瑞银集团、中金公司、老虎证券、雪盈证券。理想汽车成为继蔚来之后,第二个登陆美股的造车新势力。

在赴美上市的造车新势力企业中,理想不是第一家,但也绝对不是最后一家。

近日,小鹏汽车已向美股市场秘密递交了IPO文件,计划融资5亿美元。

与理想、小鹏争相上市相比,作为造车新势力头部三强之一的威马汽车,掉队的风险在不断增大。

来源:中汽协、乘联会、各车企官网

颇具争议的两年

从2018年9月28日举行上市交付大会至今,威马汽车度过了颇具争议的两年。

然而,从交付大会的前一个月开始,威马却频频陷入退订风波。

2018年8月25日,一辆威马EX5电动汽车在位于成都的威马汽车研究院内突然起火自燃,现场浓烟滚滚,汽车最终被烧毁。在距离量产交付还有一个月时间的关键节点,威马汽车首款量产车EX5爆出自燃事件,引发了社会各界和消费者对威马EX5电动车安全性的广泛关注和质疑。

威马汽车随后发布官方声明称,自燃车辆为一辆经过多轮破坏性试验的报废早期试装车,该车已进入拆解程序,拆除了电路保护装置及部分部件但未能及时完成全部拆解,出现电器元件短路引发火情。

据多家媒体报道,自燃发生后有用户取消了订单。事实上,此前,一辆使用不过3个月的野马新能源汽车在充电时发生自燃,威马EX5部分产品因采用了和野马新能源汽车自燃车辆相同的谷神新能源电池而引发部分意向客户退订。受本次车辆自燃事件影响,威马汽车已有近1/3的意向客户提交退订申请。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自燃事件后,由于2019年新能源汽车补贴面临退坡,对于消费者来说,购买续航里程250公里或以上的纯电动车时,需要多花费数万元。

这部分风险让部分消费者心有不安,认为威马存在不提示政策风险、低价诱导下单、设定不退款协议等问题,已有数十位消费者建立了维权群。

此后,威马汽车联合创始人、高级副总裁陆斌在个人微博上回应称,对于10月3日前下定的异地购车用户,同意为因价格变化而不愿再购车者退款。

由于涉及到国补、地补以及牌照等系列问题,新能源汽车的交付过程比传统燃油车要复杂得多,而威马也不得不推迟了原定于2018年年底交付1万辆车的计划。

“不是因为我们的生产能力跟不上,而是因为交付环节太复杂。”2018年12月18日,威马汽车创始人、董事长兼CEO沈晖称,1万辆的交付可能在2019年1月能够达成。

“想不到交付会这么复杂,”沈晖举了个例子,“比如说在补贴的申领方面,每个地方的政策都不一样,对于用户的资格要求也会不一样,有的用户是外地户口在本地居住,那在政策层面要申请补贴和牌照就不那么容易,或者需要更长的周期。”

渐失投资者信心

进入2019年,关于吉利起诉威马侵害商业秘密纠纷成为了整个汽车业的焦点。

之所以引起关注,是因为一方面涉事双方分别是传统汽车制造商和造车新势力的代表性企业;另一方面,则是本案涉及诉讼金额高达21亿元,是迄今为止中国汽车知识产权界诉讼金额最大的商业纠纷案。

对于威马来说,21亿元赔款绝对是不小的压力,甚至可以压垮威马。毕竟,目前造车新势力没有一家是不烧钱的。此外,投资者和机构对威马的投资信心也将产生动摇,从而对其未来发展和套现能力产生动摇。

无独有偶,此时威马正处在D轮融资的关键时期,目标额10亿美元,此时缠上涉案金额高达21亿元的官司,或将对威马汽车融资,乃至上市造成不小的影响。

“威马自身的负面新闻较多,包括质量问题频出,裁员等重大人事调整以及与吉利的官司等,危机公关处理也表现不佳,特别是如今竞争压力不断增大,造车新势力出局的已经有不少,投资者信心肯定不足。”中关村新型电池技术创新联盟秘书长、电池“达沃斯”组委会秘书长于清教告诉《新能源汽车报》记者。

2020年,造车新势力阵营正在以一种前所未有的速度进行洗牌。随着资本风口的退却以及资本市场逐渐趋于理性,PPT造车已经难以打动投资人。

因为C轮融资迟迟无果,距离量产仅差临门一脚的拜腾被迫按下暂停键。自7月1日起暂停公司在中国内地的业务运营,为拜腾汽车上半年被爆出的一系列欠薪关厂、员工维权问题划上了句号;博郡汽车同样因为资金链断裂,拖欠员工薪资和供应商货款,导致供应商断供,整车项目被迫停摆,最终宣告退出造车;赛麟创始人则远遁美国,公司被投资地法院查封,留给国资股东一地鸡毛。

威马的资本局

截至2019年,威马汽车总销量接近1.7万辆,但与沈晖冲击10万辆的目标还相距甚远。按照此前威马汽车的说法,只有销售实现5万辆之后才能实现盈亏平衡。

因此,威马汽车面临的资本压力并没有缓解。2019年初完成百度领投的30亿元C轮融资后,威马汽车已融资约230亿,但这笔巨资对“造车”事业来说只能算杯水车薪。

2018年1月,由威马汽车投资兴建的星晖新能源智能汽车产业园暨自动驾驶示范区开工奠基,项目总投资高达202亿元,建设周期30个月,其中一期拟投资101.2亿元人民币;2019年2月,威马招揽前J.D.Power全球副总裁梅松林出任首席数据官,任命汽车金融资深人士刘宪志出任集团副总裁;再加上2019年11月,威马汽车全资收购北京金凯鸿达汽车租赁有限公司,布局出行领域,230亿元的融资对威马来说并不充裕。

此前,沈晖曾表示,对于近期广受外界关注的科创板,威马汽车还在观望当中,没有详细计划,当前的主要精力还是把产品做好。

然而,从2019年开始,威马系动力电池企业悄悄展开了上市前的布局。

2019年9月16日,创业板上市公司达志科技公告称,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蔡志华刘红霞夫妇将公司16.68%股份,以5.13亿元转让给衡帕动力。

交易完成后,达志科技控股股东变为衡帕动力,实控人变更为王蕾。公告还称,衡帕动力的实际控制人将择机把其控制的新能源动力电池资产注入达志科技。

天眼查显示,王蕾控制4家公司合计持有上海凌帕76.66%股权,为衡帕动力实控人。

王蕾的第一个身份,是沈晖的妻子。第二个身份则是威马汽车第二大股东,持有威马汽车母公司威马智慧出行科技(上海)有限公司11.73%股权,并且是威马汽车科技集团有限公司监事。

衡帕动力全称湖南衡帕动力合伙企业,注册成立于2019年7月,执行事务合伙人为凌帕新能源(上海),凌帕新能源的董事长正是威马汽车创始人沈晖,侯海靖(威马汽车联合创始人)为董事。

2020年初,威马系动力电池企业进一步推进了上市公司业务转型的步伐。

1月2日,达志科技发布公告表示,凌帕新能源科技(上海)有限公司拟向前者无偿赠予其持有的湖南新敏雅新能源科技有限公司、四川新敏雅电池科技有限公司各80%股权。

上海凌帕为公司控股股东湖南衡帕动力合伙企业(有限合伙)的普通合伙人及执行事务合伙人,且上海凌帕为公司实际控制人王蕾女士控制的企业。

达志科技闯关创业板“借壳”后,未来,威马汽车是否会谋求动力电池资产上市?

于清教认为,目前我国分拆上市通道才刚开启,业内的分拆上市案例并不多,且母公司的实力都较强,现在说威马汽车分拆电池板块上市为时尚早。


返回 国际新能源网 首页

新能源资讯一手掌握,关注 风电头条 储能头条 微信公众号

看资讯 / 读政策 / 找项目 / 推品牌 / 卖产品 / 招投标 / 招代理 / 发新闻

风电头条

储能头条

0条 [查看全部]   相关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