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新能源网 » 新能源要闻 » 国际新能源要闻 » 正文

欧洲战争促能源转型加速

日期:2022-04-20    来源:能源杂志  作者:陈卫东

国际新能源网

2022
04/20
10:10
文章二维码

手机扫码看新闻

关键词: 液化天然气 能源转型 核电站

战争迫使欧洲减少油气消费,加速能源转型。但欧洲也要面对一个更复杂的未来:更高的成本和更加复杂的政治和经济谈判过程。

3月31日俄罗斯总统普京要求外国买家从周五开始以卢布支付俄罗斯天然气,否则将削减供应。欧洲工业强国德国称其为"政治勒索",G7国家已经公开拒绝了俄罗斯购买天然气支付卢布的要求。

尽管有报道说匈牙利不同意这一议案,欧盟在这项统一行动存在变数。但4月4日CNN滚动文字显示,俄罗斯不会很快中断“对不友好国家的能源供应”。而波兰和波罗的海三国已经宣布将很快中断从俄罗斯购买石油天然气。这是俄乌战争开始以来,欧盟对俄罗斯天然气制裁和俄罗斯应对的最新进展。

路透社报道说,“自俄罗斯2月24日入侵乌克兰,随后西方国家对莫斯科采取制裁作为回应以来,俄罗斯卢布兑其他货币的汇率出现了暴跌。普京的这项声明被视为支撑卢布的努力。”自普京宣布此法令后,俄罗斯卢布有了明显的反弹,一度恢复到1美元兑83卢布接近战前的水平。随后美国国务卿布林肯认为这是俄罗斯央行托市的行为,不可持续。随即卢布兑美元的汇率又跌回到100卢布对1美元的水平。

制裁与反制裁的博弈

俄罗斯是世界上最大的天然气出口国,欧盟是俄罗斯最大的天然气进口经济体。2021年,欧盟的天然气进口量约有45%来自俄罗斯。欧盟最大的俄罗斯天然气进口国是德国和意大利,占欧盟从俄罗斯进口天然气的近一半,约800亿立方米。欧盟其他较大的俄罗斯天然气进口国是法国、匈牙利、捷克、波兰、奥地利和斯洛伐克。俄罗斯天然气的最大非欧盟进口国是土耳其和白俄罗斯。几乎所有的欧盟国家都参与了对俄罗斯的全面的经济制裁,包括能源制裁,都被俄罗斯视为“不友好国家”。

自2017年以来,俄罗斯已成为欧洲主要的液化天然气(LNG)供应商之一,除了管道供应外,主要来自2017年开始运营的亚马尔液化天然气。2018年,俄罗斯向欧洲供应的天然气中约有6%是液化天然气。2021年,俄罗斯对欧洲的供应总量约为1550亿立方米,其中三分之一左右的520亿立方米通过乌克兰的管线。

作为欧洲最大的经济体,德国在去年从俄罗斯进口天然气达约500亿立方米,约为其进口总量的55%,向俄罗斯支付了295亿美元。尽管德国从俄罗斯进口的天然气在2022年第一季度下降至40%,但是该国经济部长罗伯特·哈贝克表示,到2024年中期之前,德国无法完全脱离俄罗斯的天然气供应。

意大利是欧盟第二大俄罗斯天然气进口国,据报道,意大利每年从俄罗斯进口约300亿立方米天然气,约占其天然气进口总量的40%,向俄罗斯支付了约193亿美元。意大利正在寻求能源供应的多元化,以应对俄乌冲突。当地时间3月16日,意大利生态过渡部长罗伯托·钦戈拉尼表示,意大利至少需要3年时间,才能用其他能源完全取代俄罗斯天然气进口。

普京周四的法令使欧洲面临失去超过三分之一的天然气供应的前景。欧盟表示,它希望今年将俄罗斯的天然气减少三分之二,并"在2030年之前"结束对俄罗斯供应的依赖予以反制。

德国作为欧洲最大的俄罗斯天然气消费国,是最依赖俄罗斯能源的国家,由于乌克兰危机,已经停止了对俄罗斯新的Nord Stream 2天然气管道的认证。德国可以通过管道从英国、丹麦、挪威和荷兰进口天然气。德国公用事业协会BDEW呼吁政府制定一项紧急计划,为俄罗斯天然气供应中断做好准备。挪威的Equinor(EQNR.OL)表示,它正在考虑在即将到来的欧洲夏季从挪威油田生产更多天然气的方法。

德国表示,其可以延长煤炭或核电站的寿命,以减少对俄罗斯天然气的依赖。在过去的危机中,各国还试图在某些时候减少工业生产,支付备用发电机以打开供应,命令家庭减少能源使用或强制实施临时停电。

意大利生态过渡部部长钦戈拉尼表示,在中短期内,每年200亿立方米的天然气可能被一系列措施所取代,其中,可从阿尔及利亚增加90亿立方米的天然气进口,并增加煤炭和石油发电产量,以取代30亿至40亿立方米的天然气。另外,还可以增加北欧的电力进口以及多使用约60亿立方米的液化天然气。

俄罗斯是目前世界上最大的天然气出口国,2020年俄罗斯天然气出口量达到2381亿立方米,占全球天然气出口贸易总量的25.3%,其中管道天然气出口量达到1977亿立方米(占比21%),液化天然气出口量达到404亿立方米(占比4.3%)。

欧洲和亚太是俄罗斯天然气出口的主要市场,两个地区出口量合计占比达到89%,尤其是欧洲,2020年俄罗斯有约1850亿立方米天然气出口流向了欧洲国家,占俄罗斯天然气出口总量的78%,其中法国、德国、西班牙、意大利占比最大。2020年俄罗斯有约264亿立方米天然气出口流向了亚太地区,占俄罗斯流天然气出口总量的11%。

过去20年,俄罗斯天然气产量及出口量保持稳定增长,而天然气价格的波动主导了该国天然气出口收入的变化。2020年受天然气价格偏低影响,俄罗斯石油出口收入降至252亿美元,为近16年新低,但此后随着天然气价格的回升,2021年俄罗斯天然气出口收入回升至555亿美元。过去20年,俄罗斯天然气出口收入在该国总出口收入中占比维持在10%上下。

石油天然气出口收入占俄罗斯政府收入的比重通常在40-50%之间,举足轻重。欧洲对俄罗斯对能源进口依赖也在30-40%之多,这也造成了欧洲数十年对俄罗斯的“麻秆打狼两头害怕”的绥靖心态。

是否依赖争论已久

关于建设俄罗斯与欧洲天然气管道的争议已经持续了四十年。1981年底,罗纳德·里根总统反对建造早期的天然气管道,并对供货参与建设的美国公司实施制裁,认为建设天然气管道将使西欧过于依赖苏联。里根甚至批准了中央情报局的秘密努力,炸毁部分管道,极力阻止工程的开展。

而德国和其他国家认为,这条管道以及所有相关的天然气输送和金融支付合同将使苏联与西欧及其规则和法律更紧密地联系在一起,有利于欧洲的经济发展和缓和苏联与欧洲的关系。里根于1982年底解除了制裁。

"如果事实证明罗纳德·里根是对的,那将是一个讽刺,"布鲁金斯学会的非常驻研究员安吉拉·斯坦特(Angela Stent)说,她曾就俄罗斯问题为比尔·克林顿和乔治·W·布什总统提供建议。

"起初,与苏联更密切的关系被视为改善与苏联关系的方式,"斯坦特说。"德国人当时拥有的这种信念,以及许多人现在仍然有的信念是,如果你增加与俄罗斯的经济关系……这将对整个关系产生有益影响。

进步政策研究所(Progressive Policy Institute)战略顾问保罗·布莱索(Paul Bledsoe)说:普京对克里米亚的占领和对乌克兰东部省份的所作所为破坏了这一论点。“普京做了其他人无法想象的事情:让德国对俄罗斯天然气的过度依赖成为了噩梦,德国未能采取更有力的行动,特别是在2014年吞并克里米亚之后,让普京有了进一步想象的空间和行动的欲望。这次俄乌战争以残酷的事实打破了德国人的良好愿望”。

但是俄罗斯天然气的替代过程不仅复杂持久,而且代价很高。即使是向欧洲出口液化天然气的设施也需要几年的时间来建设和扩大。天然气供应商需要建立更多的天然气液化设施、供应链设施和接收站及再气化装置。当然推迟煤电和核电发电装置退出,甚至是建设新的核电设施等等,也是一种选择,但这必然给欧洲一度雄心勃勃的碳中和规划带来复杂的影响。欧洲能源转型也许要面对一个更复杂的未来,更高的成本和更加复杂的政治和经济的谈判过程。

战争加速能源转型

欧洲能源想要摆脱依赖俄罗斯实现能源独立,只能加快可再生能源和替代能源的发展。欧洲一直是可再生能源的领导者。为了更稳妥,避免陷入能源贫困,2月欧洲议会通过了新的绿色能源投资方案,把核能和气电列入,成为可以增加投资的绿电范畴。俄乌战争导致油价高涨天然气价格高涨,欧洲下决心加快摆脱对俄罗斯石油和天然气依赖的决心和信心,从而促进其能源转型的步伐和进程。

能源价格上涨、能源转型投资是社会转型、地缘政治格局大转变需要支付的社会成本,欧洲多数政治家们清醒认识到并愿意忍受短时间的转型痛苦。欧洲社会对能源转型造成的能源成本增加一直有较强的承受能力,尤其是德国。这次俄乌战争和对俄罗斯油气禁运制裁措施出台造成了新的冲击,在已经很高的用能成本上又有新的附加。不仅是成本增加,同时也可能增加了能源供给中断的风险,还有能源贫困人口增加的社会风险。如何应对能源转型风险和战争造成的社会成本增加,这些是欧洲政治家必须面对的现实问题。

俄乌战争使数百万乌克兰人成为难民,持续流入临近各国,战争的残酷、死亡和人道危机大大激发了欧洲民众的良知和同情心,这对制裁俄罗斯而造成的能源成本增加的承受能力有所提升,增加了民众对政治家制定政策的宽容度。当然,这也需要看政治家们实际把握和智慧,还需要有其他对应政策的配合,能够及时敏感地感受民意的变化并及时调整政策的能力。

这次能源市场是和新的地缘政治格局、新的世界格局的重塑相关,这次能源成本增加算是整个新的大的世界格局重塑下社会成本的一部分。

本轮能源转型的核心是,从以石油为中心的能源体系转向以电力为中心的能源体系。这个路径已经清晰,所有以石油为中心的这些资源、产业、行业、设施和技术,都会随着石油的逐渐退出中心地位而各自下降或者分离,或者融入到别的产业中去。石油公司转型是其中的一部分。所有以电为中心的资源、产业、行业、装置和技术,以及相关服务都会水涨船高。这就是为什么宁德时代一家公司的市值超过了中石油和中石化,也是为什么特斯拉的市值超过了世界五大跨国石油公司市值总和,道琼斯工业指数把埃克森美孚剔除的原因。所有这些反映在资本市场上股市上的现象都和正在进行的能源转型相关。能源转型正在重塑世界,这次战争加快了这个进程,而不是减缓了这个进程。

俄乌局势对天然气的影响更大。天然气和电有密切的关系,全球天然气在一次能源的结构里25%左右,其中大概30%天然气发电,就是发电耗天然气在一次能源中占7.5%左右,而且还会提高。因为欧洲已经允许投资天然气发电成为可以鼓励的“绿能投资。中国减少碳排放的必然选择是减少煤炭消费,天然气是过渡能源,配合可再生能源分布式能源的发展,天然气发电的比重也会增加。

2017年,中国煤改气,LNG进口大幅增加,拉动了LNG现货和长协价格的增长。与原油价格挂钩的LNG长协指数斜率普遍高于15%,并一度接近20%。2018年中国进口减缓,并导致2019年LNG价格下跌,长协斜率下跌至11%左右,造成多个LNG项目最终投资决策(FID)推迟。

目前LNG的市场状态供求基本平衡,略有富裕,但预计2025年后LNG将出现供给不足。制裁俄罗斯天然气出口,虽然美国出口大幅增长成为第一大LNG出口国,但全球LNG又将紧张成为紧俏货。

LNG供给从天然气田开发、基础设施、液化、接收到运输能力投资建设都不是一蹴而就的,仅LNG运输船的建造就需要30-50个月周期。因此这次战争推动的天然气供给短缺价格高涨的冲击会比石油更长。现在中国天然气发电很少,将来会持续增加。中国现在已经是全球最大天然气、LNG进口国,这轮冲击将会给中国造成较大的影响。

返回 国际新能源网 首页

新能源资讯一手掌握,关注 风电头条 储能头条 微信公众号

看资讯 / 读政策 / 找项目 / 推品牌 / 卖产品 / 招投标 / 招代理 / 发新闻

风电头条

储能头条

0条 [查看全部]   相关评论

国际能源网站群

国际能源网 国际新能源网 国际太阳能光伏网 国际电力网 国际风电网 国际储能网 国际氢能网 国际充换电网 国际节能环保网 国际煤炭网 国际石油网 国际燃气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