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新能源网 » 新能源要闻 » 新能源汽车要闻 » 正文

逼近万亿市值背后,宁德时代的“豪赌”与挑战

日期:2021-01-13    来源:科工力量  作者:陈辰

国际新能源网

2021
01/13
09:55
文章二维码

手机扫码看新闻

关键词: 宁德时代 动力电池 新科磁电厂 锂电池

2018年6月11日,福建企业宁德时代在深圳证券交易所创业板挂牌。在上市酒会上,创始人曾毓群心怀激动地唱了一首Beyond乐队的《海阔天空》:“风雨里追赶,雾里分不清影踪,天空海阔你与我,可会变”。

是的,曾毓群会变。这一年,他正好50岁,是“知天命”的年纪。而在此前几十年商海浮沉中,他曾笃定过,冲动过,彷徨过,坚守过,也曾豪赌过。虽然拼搏的底色没有变,但曾毓群的信仰似乎发生了微妙变化。

据传,同为福建人的美团创始人王兴曾在旗下饭否网上回忆:一个早年投资宁德时代的朋友说,第一次走进曾毓群狭小的办公室,就被墙上的大字震撼了——“赌性坚强”!朋友调侃道,为什么不挂“爱拼才会赢”呢。

曾毓群正色回答:“光拼是不够的,那是体力活,‘赌’才是脑力活。” 一直以来,福建商人就信奉——三分天注定,七分靠打拼。但曾毓群通过对动力电池行业的准确判断与数次豪赌,重新诠释着福建人的创业精神。

2016年,宁德时代发展势头大好,而曾毓群办公室里的挂字也变成“溥博渊泉”。这四字出自《中庸》,其中“溥博”是广大,“渊泉”是深厚的意思。“溥博渊泉”便意指像苍天一样广大无边,及像无尽渊泉一样源远流长。

由此,继“赌性十足”后,行稳致远也成为曾毓群的重要管理特色。而始终不变的是,他对于优良技术的推崇与执着。最终,这助力宁德时代在动力电池行业的狂风骤雨中长期稳坐头把交椅,并在资本市场“呼风唤雨”。

2020年2月3日,春节后开市首日,宁德时代“万绿丛中一点红”,股价涨至历史高点137.6元,市值突破3000亿元。而近一年后的2021年1月4日,宁德时代再迎“开门红”,股价大涨15.09%,市值达到9413亿元。

不难发现,宁德时代总市值逼近万亿,主要得益于自身技术不断精尽和大幅扩产卡位,特斯拉等一众车企加持,以及全球多国不断调整的产业政策等。而时间线拉长,或许更重要的是,曾毓群人生中的几场重大“赌局”。

01、下海

曾毓群1968年出生于福建宁德市蕉城区岚口村。他的父母都是面朝黄土背朝天的农民,并没有什么显赫的家庭背景。年少时期的他少言寡语,但聪颖过人,后来以全校第一的成绩考入了上海通大学船舶工程系。

毕业后,曾毓群被分配到福建一家国有企业。虽然这份工作工资不高,但算是既体面又让许多人羡慕的“铁饭碗”。可在国企仅仅工作三个月后,手里的“铁饭碗”还没捂热,曾毓群就不顾家人的阻拦而毅然辞职了。

在改革开放初步浪潮下,曾毓群人生的第一场“豪赌”,就是前往广东做弄潮儿——在新科磁电厂做一名工程师。这家工厂主要生产硬盘、磁头、数码录像机等,隶属东京电气化学工业(TDK)旗下新科实业(SAE)。

在新科磁电厂,曾毓群一干就是10年。他从一名工程师做起,后来因工作业务能力突出,深受上司陈棠华赏识,升任掌握核心技术的研发技术总监。要知道,这时他不过31岁,而且是唯一一位来自大陆的技术总监。

与此同时,曾毓群还受到新科实业总裁梁少康重视。梁少康认为,随着大哥大、MP3等电子产品兴起,新电池技术时代即将到来。因此,他邀请曾毓群、陈棠华一起做电池,并派曾毓群到深圳与专家一同研发方案。

深圳之行让曾毓群收获颇丰,也让他本人的能力也受到业内人士格外瞩目。随后,一家深圳科技公司想高薪聘请他做项目经理,并频繁联系递来橄榄枝。这让曾毓群曾摇摆不定,并一度拒绝了梁少康的创业请求。

紧接着,梁少康找来陈棠华帮忙做思想工作,而陈棠华为此专门从美国飞回来。经过数番详谈,虽然曾毓群认为他们压根不具备做电池的基础,但最终被说服。而多年后曾毓群称,当时做电池完全是一种“冲动”。

1999年,宁德时代的前身——香港新能源科技有限公司(ATL)成立,并在东莞建立首家工厂。曾毓群、梁少康、陈棠华是最初的创始人。而在从创立之初,ATL就决定走技术流路线,做灵活多变的聚合物软包锂电池

02、蝶变

ATL最初的技术路线属于剑走偏锋。因为当时市面上主流的圆形和方形电池市场已被索尼、松下等日企牢牢统治。这些巨头的自动化程度很高,其它企业在成本方面毫无竞争力。而ATL若想生存,只能开辟一条新道路。

聚合物软包锂电池

确定方向后,创业团队一共募集了250万美元,“能找到的钱几乎全投进去了”。甚至为了节流,ATL所有人的工资在以前事业的基础上减半。随后,曾毓群飞往美国,用100万美元从贝尔实验室购买聚合物锂电池专利。

但专利权买回来后,曾毓群傻了眼。他发现该专利有一个致命缺陷——锂电池在反复充电后有膨胀变形的问题,存在爆炸危险。为解决这一问题,曾毓群找到专利授权人,却被告知这是本质问题,他们也无法解决。

眼看创业资金很快花去大半,电池研发却没有一点进展。于是曾毓群打算做最后一搏。他认为问题可能出在电解液成分上,并联系电解液生产企业一起做了7个新配方测试。没想到两个星期后,新电池竟测试成功了。

紧接着,ATL团队靠着一股子干劲,重新研发电池的生产流程,终于实现聚合物软包锂电池商业化,并申请了新专利。这项技术在日后成为ATL立足新能源行业的根基。而解决了生死难题后,ATL开始碰上了好时机。

2000年,国内手机行业爆发。但国内厂商都从日韩公司买电池,没什么议价权。于是,ATL将生产的锂电池报价定为日韩等对手的一半,电池容量却高出对方一倍。凭此优势,ATL开始在全球电池厂商中一炮而红。

而曾毓群和ATL对技术问题的重视,促使他们“更上一层楼”。2004年,苹果因iPod锂电池寿命过短等问题主动找到ATL。在解决此类问题后,ATL顺理成章成为iPod电池供应商,而且第一笔订单就是1800万个电池。

苹果iPod

然而,市场瞬息万变。由于不看好公司前景,大股东凯雷资本选择出售ATL股份。最终,经过内部协商,曾毓群等人均同意将ATL股份出售给老东家新科实业的母公司——日本TDK集团,变成了100%日资企业。

03、崛起

在被TDK控股后,ATL的管理层没变,总裁和CEO还是曾毓群。由此,ATL成为一家中国人主导的日资公司。后来,随着智能手机兴起,ATL一口气做成了苹果手机电池最大供应商,以及全球消费类电池市场老大。

此外,ATL于2007年还提出了二次创业,并在宁德斥资2亿美元投资全国最大聚合物锂离子电池项目。一年后,ATL成立动力电池部门,由曾毓群老同事黄世霖负责,开发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动力电池管理系统。

而这时借着借着北京奥运会的东风,国家宣布为新能源车辆提供大量补贴,推广新能源汽车产业的发展。ATL一下子站在了风口处。在巨大的商机面前,曾毓群预判新能源汽车将给锂电池行业带来翻天覆地的变化。

但由于国家法规限制,日资控股的ATL无法为国内新能源车生产动力电池。于是,曾毓群2011年底做出决定,推动ATL动力电池业务独立组建成中资的宁德时代(CATL),而且第一座工厂就落户在宁德市蕉城区。

鉴于有ATL时代的积累,宁德时代一面世便获得了市场青睐。2012年,他们成为宝马的供应商,为一款名为“之诺”的新能源汽车提供电池方案。但一向以严谨著称的德国人,光是生产标准要求文件就写满了800页。

宁德时代接下宝马的任务后,耗时两年攻关、排除万难,成功完成了这一订单。而踩在宝马的肩膀上,宁德时代快速崛起,先后收获宇通、北汽、长安等多家车企订单。其中尤以宇通和金龙客车的订单占据大头。

与此同时,竞争对手也送来强力助攻。2014年,为让比亚迪电动车一马当先,王传福定下电池不对外出售的策略。而这对宁德时代而言,是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现代、捷豹等国内外品牌车企的订单开始蜂拥而至。

此后,伴随着国内新能源车市场爆发式增长,宁德时代的潜力被完全激发。2015年,其营业收入达到60亿元,同比增长6.58倍。同年,宁德时代的电池出货量2.43GWh,中国第二、全球第三,仅次于松下和比亚迪。

04、称雄

宝马扶持、对手助攻,以及国内产业发展等,都是宁德时代在成立初期取得成果的重要因素。但真正让宁德时代“拿下”比亚迪,超越松下、LG的是:曾毓群的战略选择——磷酸铁锂电池和三元电池方向的“两手抓”。

磷酸铁锂电池密度低、稳定性好;三元锂电池密度高、体积小,但稳定性差。有人认为三元锂电池更符合未来新能源汽车的发展方向,但也有人认为三元锂电池技术难度高,专利被日韩把持,磷酸铁锂电池更易突破。

以往,国内动力电池企业大多选择更安全省事的磷酸铁锂电池。王传福更表示:“比亚迪只有做车载磷酸铁锂电池,在世界、在中国才有出路。”此后,坐拥批量专利的比亚迪,轻松靠磷酸铁锂电池打下半壁江山。

但宁德时代依然瞄准三元锂电池。这与曾毓群专注“技术流”做企业的策略有关。2015年底,曾毓群就称公司的研发团队超过1000人,包括20多位海归博士、110多位全职博士,以及900多位硕士,在行业遥遥领先。

随后,宁德时代的“坚守”又迎来重要机遇。2016年,由于爆发大量骗补现象,国家补贴在续航上做出明确要求。三元锂电池因此明显受益。第二年,在乘用车市场,三元锂电池开始挤压磷酸铁锂电池,并占据主流。

紧接着,2017年7月28日,国家又取消了外资在新能源汽车动力电池领域的准入限制。这重新燃起了许多外企的希望:日韩电池制造商正卷土重来,特斯拉中国建厂也获准。而这时宁德时代巧妙将危机化成了动力。

当年底,曾毓群给员工群发了一封题为《台风来了,猪真的会飞吗?》的邮件,要求那些洋洋自得,躺在温室之上的员工,警惕政策壁垒放开后的残酷市场环境。他试图告诫自己和员工:努力思考,未来才有出路。

图源:中商产业研究院

可见这时曾毓群已少了一些狂莽赌性,多了一些居安思危。而这也助力宁德时代披荆斩棘、稳健成长。截至2020年,宁德时代已连续4年稳居全球动力电池销出货量首位,同时占据中国动力电池市场近一半份额。

05、扩张

曾毓群常说一句话,“假如我们不是世界第一,我们就没有存在的价值。”事实上,宁德时代之所以能在短短数年成为行业领头羊,与其马不停蹄的扩张分不开。尤其是自2017年起,公司明显加快了扩张步伐。

首先,在海外,宁德时代已不断在完善海外收购、海外生产基地、全球研发中心等综合布局。比如先后在德国、香港、法国、美国、加拿大和日本等地设立子公司;以及3000万欧元参股芬兰维美德汽车22%股权。

其中2018年7月,宁德时代还投资2.4亿欧元在德国图林根州建设生产基地,主要从事锂离子电池研发与生产,计划于2021年投产,2022年形成14GWh产能。这是中国动力电池企业首次登陆以汽车工业著称的德国。

显然,这次建厂计划之于宁德时代和德国车企都有重大意义。而为了支持项目的落地,宝马向宁德时代送出了的40亿欧元大订单。此后,戴姆勒、大众、雪铁龙、沃尔沃和捷豹路虎等国际巨头,也相继成为其客户。

而2020年12月,印尼海事与投资部副部长又传出,宁德时代计划在印尼投资50亿美元兴建一家锂电池工厂,预计2024年投产。此举抢占上游镍矿资源意图明显,但印尼方面要求其确保60%的镍在当地被加工成电池。

其次,在国内,宁德时代的扩张步伐也相当紧凑。2020年2月,公司宣布投资300亿元建设宁德车里湾锂电池生产基地项目、湖西锂电池扩建项目、江苏动力及储能锂电池项目三期、四川时代动力电池项目一期等。

到了2020年12月,宁德时代又发布多份公告,分别为投资建设锂离子电池福鼎生产基地项目、投资扩建动力电池宜宾制造基地项目、投资扩建锂离子电池江苏生产基地项目。三大项目合计总投资金额达390亿元。

整体上,宁德时代仅在2020年初与年末,已投资690亿元扩产。而去年8月11日,其又宣布拟围绕其电池业务对境内外上下游企业进行投资,金额约190.67亿元。在巨大市场面,宁德时代积极扩张,也似乎略显激进。

06、隐忧

近年来,电池市场风云变化,系列挑战正使宁德时代的发展面临隐忧。1月7日晚,湖南邦普循环的工厂车间发生爆炸起火,造成较重大伤亡。这也导致其母公司宁德时代市值蒸发200亿元,镍钴等资源供应将受影响。

1月7日晚,湖南邦普循科技工厂发生爆炸起火。

此外,补贴退坡给宁德时代也带来一定风险。根据2019年3月26日财政部、工信部、科技部和发改委四部门联合发布的通知,自当年6月26日起新能源汽车补贴标准,相当于在2018年基础上平均退坡50%。

而随着补贴政策的逐渐退坡,过去补贴政策对行业强制性产品升级的影响力弱化,给了车企更多的选择和二线电池企业更多的空间;另外,白名单取消,海外电池巨头也纷纷在国内布局,加紧进军中国的脚步。

这对动力电池整个行业来说,都是重大利空消息。而叠加疫情等影响,宁德时代盈利能力也一定程度被削弱或下滑。2020年前三季度,其营收315.22亿元,同比下降4.06%;净利润33.57亿元,同比下降3.10%。

在国内,老对手比亚迪仍在坚持磷酸铁锂电池路线。以往,磷酸铁锂电池因能量密度小、续航能力差被三元锂电池长期压制,直到2020年3月比亚迪推出续航能力、安全性更高的刀片电池后,行业格局也出现变化。

两个月后,比亚迪公布了一段电池针刺测试视频,证明了刀片电池的稳定性。紧接着,宁德时代的NCM811电池也被人拿到实验室测试,结果却是燃烧起火。尽管这是一场非官方实验,但还是引起了一场轩然大波。

宁德时代总部

面对多种挑战,宁德时代长期积累技术与成本优势,将成为核心竞争力。一方面,行业高端化趋势仍然持续,宁德时代的811电池、CTP及长续航电池,仍能引领行业技术方向,并持续拉开与二线企业技术差距。

对于国际竞争对手,从近两年频频突破海外市场情况来看,宁德时代的产品力与日韩企业不存在实质差异。而在行业电池降本压力持续增大背景下,宁德时代依托国内供应链形成的成本优势,将成为未来竞争的关键。

返回 国际新能源网 首页

新能源资讯一手掌握,关注 风电头条 储能头条 微信公众号

看资讯 / 读政策 / 找项目 / 推品牌 / 卖产品 / 招投标 / 招代理 / 发新闻

风电头条

储能头条

0条 [查看全部]   相关评论

国际能源网站群

国际能源网 国际新能源网 国际太阳能光伏网 国际电力网 国际风电网 国际储能电池网 国际节能环保网 国际煤炭网 国际石油网 国际燃气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