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访问国际能源网!
客服热线:400-8256-198 | 会员服务 | 广告服务 |

国际新能源网

新能源行业专业门户网站
您当前的位置: 新能源网 » 人物 » 新能源汽车人物 » 正文

贾跃亭的汽车梦:艰难前行 最关键交卷时刻终来临

国际新能源网  来源:腾讯科技  作者:李儒超  日期:2017-01-05

4日上午,乐视创始人贾跃亭投资的法拉第未来(FF)即将对外发布第一辆互联网生态电动汽车。正在风口浪尖的贾跃亭能否借此打消对其高调造车口诛笔伐的质疑?

时间回到2014年,那段对乐视而言充斥着疾风骤雨的日子。6月,贾跃亭以“国际化”名义出走海外,足迹遍及香港、东南亚、美国、欧洲等多地。纵使期间乐视被卷入牌照风波、股票跌停等危机,但直至当年11月24日,贾跃亭才确认回京。

之后,外界还来不及更多质疑,乐视帝国已重新开启运转,不久后,乐视系加速筹备手机业务,与之同时的是,贾跃亭宣布了另一项重要业务行将落地—乐视汽车,也即贾跃亭口中的“SEE计划”。

这些均发生在2014年12月。

按照贾跃亭当时的规划,两项业务各有深意:乐视手机面向当下,对于当时仅依靠乐视网、乐视电视及乐视影业支撑“预期”的现况,愈加具备普适性的手机业务极有可能吸引更多的目光;乐视汽车则面向未来,彼时一位乐视高层在接受腾讯科技采访时坦言,无论是电视还是手机,最终都是为了汽车业务顺利进行。

无疑,后者是贾跃亭的终极赌局。

更为巧合的是,也正是这两块业务,串联起了两年后的这场新危机。发酵于2016年11月,新危局源自乐视手机的供应商欠款,而后带出的乐视汽车形如吸钱黑洞般的现状,令乐视经历了新一轮股价骤跌。

这是贾跃亭的新考验。手机业务一度风声鹤唳,数次筹款后,供应商已不再步步紧逼;更为尴尬的可能在于着眼未来的汽车业务:在已经投入投入一百五六十亿的现在,乐视汽车依旧存在着高达300亿上下的资金缺口。

骑虎难下,似乎是外界当下最愿意形容贾跃亭的一个词。

按照乐视体育、乐视手机等业务的发展模式,乐视系公司的孵化,大体是一个“创造预期---寻求外部融资-----创造新预期----再融资”的循环。但显然,业已获取首轮融资的乐视汽车,在创造新预期的路上亟需解决外部对乐视的信任危机。

贾跃亭需要重获信任。2016年12月下旬,随着乐视汽车莫干山生产基地的奠基,贾跃亭的反击终于启动。今日,其投资的法拉第所造互联网电动车也将在CES上首次亮相。

所有人都在等待,数小时后,贾跃亭将交出一份怎样的答案?

走出PPT

从亮相伊始,“SEE计划”就未曾摆脱过PPT造车的标签。由于硬件产业与生俱来的长周期性及汽车工业的复杂性,长久以来,即便贾跃亭迟迟未拿出真车,业内对于乐视汽车也从来不是全盘否定。

相反,行业内资深人士的不断加盟,反倒在乐视汽车公开信息极少的时期,增加了其可信度。

第一个吃螃蟹的是搜狐前副总编辑、汽车事业部总经理何毅。在2014年8月,何毅悄然加盟乐视汽车,出任乐视车联网公司(下称“乐视车联”)CEO。作为乐视汽车体系中第一块被公开曝光的业务,何毅领衔的乐视车联在很长一段时间内成为外界详细了解乐视汽车的唯一窗口。

与其他涉足汽车界的互联网公司类似,乐视车联首先在2015年1月发布了一款车载智能操作系统LeUI系统 Auto Lite。但长期以来,这款系统并未真正投入实用:虽然在乐视车联的介绍中,只要将这款系统刷入导航仪或平板电脑即可,但时至今日,乐视车联官网也并未提供任何下载地址。

不过在2015年9月,乐视车联实际运作公司乐卡汽车智能科技(北京)有限公司变更了公司经营范围;变更后,乐视车联将可销售电子产品。随后在2016年3月,原百度无人驾驶负责人倪凯被曝加盟乐视车联,乐视车联也在此时发布了行车记录仪、轻车机等汽车后装硬件。

最为重要的是,在后装硬件亮相的同时,乐视还宣布北汽EU260、东风AX3两款汽车将首次实车搭载乐视车联系统。

至此,乐视车联的业务版图才终于得以呈现。作为乐视汽车的底层基础业务,乐视车联在后装硬件与预装系统上的同时落地,成为了乐视汽车概念的一大背书。

但围绕车联网展开的这一系列动作,仅仅是贾跃亭布局汽车的第一条线索。另一条重要线索,无疑是以硅谷为中心的汽车整车制造业务;然而,相比乐视车联,乐视汽车整车制造业务相当神秘,主要见诸报端的还是其人员变动。

根据贾跃亭自己的爆料,在2014年滞留海外期间,其大部分时间都花在了硅谷办公室。到2015年1月,以硅谷办公室为中心的乐视汽车全球技术团队人数已经达到了260人;此后,管理团队的扩张愈加不可收拾:

2015年2月,原英菲尼迪中国区、亚太区总经理吕征宇,出任乐视超级汽车中国公司副总裁;

2015年4月,曾在广汽丰田负责生产的高管高景深宣布加盟乐视,任乐视超级汽车公司副总裁;原一汽大众生产总监Frank Sterzer加盟乐视汽车,负责生产制造相关业务;

2015年9月,原上汽副总丁磊加盟乐汽车,任乐视超级汽车联合创始人;

2016年4月,原上汽集团副总裁张海亮也加盟乐视汽车,出任乐视超级汽车(中国)总裁兼COO。

在这一众新入职高管中,原上汽集团副总丁磊和张海亮分别负责乐视汽车在美与国内的整车制造相关业务。此外,除了高层,乐视汽车的不少中层与技术人员也多来自于上汽系。

值得注意的是,根据腾讯科技的了解,当前乐视汽车整车制造业务的核心当前仍在美国,其掌舵人丁磊在整个乐视汽车体系中地位则仅次于贾跃亭,在此前的数次公开亮相中,丁磊也确实扮演了代言人的角色。

另一方面,乐视汽车的国内业务,即乐视汽车(北京)有限公司,在乐视汽车体系的作用暂时主要还是在资源筹备上。

腾讯科技查询工商信息获知,目前乐视汽车(北京)有限公司对外投资了11家公司,其中就包括了主导浙江德清莫干山汽车工厂的乐视生态汽车(浙江)有限公司,张海亮则是这家公司的总经理。按照乐视汽车对外宣布的计划,莫干山工厂计划投资200亿,占地4300亩,目标年产40万辆,第一期20万辆,主要销售市场为中国。

而乐视汽车(北京)有限公司投资的另一家公司法乐第(上海)汽车科技有限公司则更为有趣。这家委身于上海国际汽车城的公司,法定代表人正是负责乐视汽车海外业务的丁磊,其主营业务包括新能源汽车整车零部件技术领域的技术开发,和货物、技术的进出口业务。尤其是后者,似乎在为汽车的进口做着某种层面的筹备。

乐视汽车≠法乐第?

在整车制造业务,法乐第是乐视汽车一个难以绕开的名字。

在此次CES上,除了乐视汽车,还有法乐第(即Faraday Future)与Atieva(后更名为Lucid Motors)两家乐视关联公司展示样车。

其中,Atieva是2014年乐视与北汽共同注资的硅谷新能源汽车公司,在2015年年末创始人谢家鹏离职后,北汽也在2016年4月撤资;此时,乐视接盘了北汽持有的股份,成为Lucid Motors重要股东。不过,对乐视的入股,Lucid公司CTO Peter Rawlinson却公开表示,乐视只是其股东之一,并没有公司控制权。不仅如此,时至如今,乐视汽车与Lucid也没有任何公开的合作宣布,这似乎表明,乐视可能只是Lucid的财务投资人。

另一家公司法乐第则完全不同。除了上述法乐第(上海)汽车科技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由乐视汽车联合创始人丁磊担任,乐视汽车的国内业务主体公司乐视汽车(北京)有限公司的前身,也正是法乐第(北京)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根据该公司的工商信息,法乐第(北京)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成立于2014年7月23日,成立时的单一股东即乐视旗下非上市公司主体乐视控股(北京)有限公司。在2016年11月,法乐第(北京)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正式更名为乐视汽车(北京)有限公司,此时,其股东也早已变更为由贾跃亭99%控股的北京百乐文化传媒有限公司(另1%股份为贾跃亭姐姐贾跃芳持有)。

不过,法乐第不止一次在公开场合坚称,法乐第完全独立于乐视,乐视仅仅是法乐第的股东之一;乐视控股内部人士也向腾讯科技表示,乐视SEE汽车与法乐第汽车不会是同一辆车。

即便如此,法乐第的命运与乐视也一直息息相关。

据了解,早在2015年12月,法乐第就曾宣布将10亿美元在内达华州建汽车工厂,而内华达州政府将为之提供总价值约2.15亿美元的援助,包括1.75亿美元政府债券及其他税收减免。但随着去年底乐视现金流资金危机爆发,该项目也被外媒曝出面临停工风险。

虽然法拉第的一名发言人对此回应称明年将重启工厂建设工作,但外界对乐视的担忧依旧转嫁到了法乐第身上,内达华州财务官DanSchwartz甚至在此期间不止一次向法乐第发难。

对此事件,法乐第中国于11月16日在微博上做了一次正式回应,回应的微博所使用的认证主体,依旧是已更名为乐视汽车(北京)的法乐第(北京)。

有分析称,在汽车业务上,贾跃亭之所以要同时做乐视汽车与法乐第两个品牌,很有可能是出于定位考虑:法乐第定位偏国际化品牌和高端超跑,将来会从海外市场做起;乐视汽车则定位中低端,车型多为紧凑型,直接面向国内市场,价位也更为亲民。

这种定位上的差异,可能是乐视汽车≠法乐第的真正原因。

全产业链布局

在初步厘清车联网与整车制造的布局后,我们发现,乐视汽车体系还在网约车、充电桩、分时租赁等多个领域存在着一系列看似杂乱的落子。

腾讯科技经过梳理发现,乐视汽车在国内的投融资主要通过两家主体实现:

1、 乐视汽车(北京)有限公司

该公司由贾跃亭旗下百乐文化传媒直接控股,对外投资公司11家,除了上述的乐视生态汽车(浙江)有限公司、乐卡汽车智能科技(北京)有限公司与法乐第(上海)汽车科技有限公司外,还有多家公司值得注意:

北京电咖汽车科技有限公司(电咖汽车):根据公开资料,电咖汽车成立于2015年,是一家集纯电动汽车研发、制造、销售、服务于一体的新能源汽车企业。据了解,该公司在2016年宣布推出首款新能源汽车电咖EV10,由东南汽车代工。乐视汽车目前以700万元占有其35%股份,为第二大股东。

北京电庄科技有限公司(电桩公司):电动汽车充电服务方案提供商,模式为将市场中各个充电桩设备提供商整合起来,通过APP实现充电桩状态实时查询、预约、支付,为用户解决给电动车充电的问题。2015年7月乐视对其进行A轮投资。目前乐视汽车持股19.7%,为第二大股东。

零派乐享网络科技(北京)有限公司:乐视汽车百分百持股的电动汽车分时租赁平台,目前提供全平台免费充电和停车服务,最低15元按小时单向计费,无其他附加费用。

上海挚达科技发展有限公司:旗下有充电桩落地服务平台桩到家,提供多个充电桩硬件产品。

2、 乐视控股(北京)有限公司

该公司由贾跃亭家族控股,是乐视体系非上市部分投融资主体。在乐视汽车板块,乐视控股主要涉足的厂商包括以下两家:

大圣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修车、用车、买车、租车换车一站式平台。2016年6月由广汽集团、乐视控股、众诚汽车保险共同发起成立,乐视控股占股40%,为第二大股东。

北京东方车云信息技术有限公司(易到用车):目前易到用车的法定代表人已由创始人兼CEO周航变更为乐视控股CMO彭钢。

除此之外,乐视汽车还与北汽、阿斯顿马丁等多家汽车厂商存在合作关系,具体合作详情不详。

由此可见,乐视汽车在整个新能源汽车产业链上布局颇深,几乎涵盖了新能源汽车生产制造、配套电桩、租赁、买卖、网约车等各个环节。一旦乐视汽车实车投入市场,围绕新能源汽车的一整套生态也将随之成型。

资金危局如何化解?

不过,从车联网、到整车制造再到全产业链布局如此大的盘子,所需要的资金数量无疑也十分惊人。按照贾跃亭的预计,整个乐视汽车项目共需要400-500亿元,已投入的一百五六十亿甚至尚未过半。

业内人士告诉腾讯科技,贾跃亭对新能源产业的布局不可不谓之全面,尤其在被广泛看好的分时租赁、充电桩等产业,乐视眼光不错,因为进入很早,以很小的代价就拿下了重要权益。

但唯独在整车制造上,几乎没有任何捷径可走。

虽然在2016年9月,乐视汽车对外宣布完成了10.8亿美元首轮融资,但考虑到整车制造之后存在的一系列工厂建设,这依旧是杯水车薪。

根据已公开的资料,法乐第美国工厂至少需要10亿美元资金(约合人民币近70亿元);德清莫干山工厂总投资额则高达200亿。

除此之外,乐视汽车于2016年1月还与天津蓟县宣称要合作建设的“乐视生态城”,总投资据称高达400亿元。但这项合作时至今日并没有签署正式合作协议,乐视方面也在11月底时坦言,天津工厂仍需进一步商洽。

如若算上这项不确定的投资项目,上述三项建设合计资金需求量已经达到了670亿元人民币。

但反观乐视的融资现状,要想填上这个缺口并不容易。这也一度造成贾跃亭与上市公司股东鑫根资本的口水战。

事实上,此前乐视的融资渠道主要有以下三种:

1、 上市公司乐视网的再融资、定增等。仅以2016年7月的定增案为例,乐视就向多个基金、个人募集总额近48亿元的资金。

2、 股权质押:在2015年之前,股权质押一度是贾跃亭获取现金的主要手段。截止2016年三季度,贾跃亭质押股份5.71亿股,占其持有总股份的83.63%,占乐视总股本的28.82%。次卧,贾跃亭还对非上市公司股权进行了一些质押。

3、 非上市公司股权融资:贾跃亭往往将发展到一定程度的非上市公司放入公开市场募集资金。

在这三种融资手段中,从上市公司部分对汽车业务进行输血并不可行,非上市公司的股权融资依旧可行。事实上,近期乐视电视母公司乐视致新即将完成新一轮融资,乐视致新尚属于乐视网控股,这笔资金将用于何处,如今仍是未知数。

此外,腾讯科技还经过查询发现,为了应对资金危机,11月6日后,贾跃亭已将名下的两笔房产进行了质押。

这两笔房产分别来自于北京百鼎新世纪商业管理有限公司与北京财富时代置业有限公司,对应管理房产分别为北京三里屯附近的购物中心世茂工三和国贸附近的写字楼世茂大厦。二者均为2016年6月贾跃亭从世茂股份手中买下的房产,分别花费29.72亿元与29.20亿元。在2016年11月21日和11月18日,贾跃亭分别以二者为抵押,向中信银行股份有限公司总行营业部分别获取3000万元人民币与10.1亿元人民币。

这笔共计10.4亿元的质押所得,短期内可帮助乐视度过难关,但相对于乐视汽车数百亿的资金缺口,依旧差距甚大。

不过,乐视汽车的资金危局并非无解。

与乐视孵化的其他业务一样,只要乐视汽车能在在投资人群体中获得更高预期,或许就有可能获得新一轮的大额入股,这在乐视体育、乐视云、乐视手机等多项业务上已有先例。

眼下的问题依旧在于,乐视汽车如何能获得如此高的预期?最终,一切又落回到了今日法拉第在CES上的新车展示上。

国际能源网微信公众号二维码
 
搜索更多能源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