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访问国际能源网!
客服热线:400-8256-198 | 会员服务 | 广告服务 |

国际新能源网

新能源行业专业门户网站
您当前的位置: 新能源网 » 技术 » 清洁能源技术 » 正文

应对垃圾焚烧实行全过程管理 以最优方案实现生活垃圾清洁焚烧

国际新能源网  来源:中国环境报  作者:徐卫星  日期:2018-05-28
  随着经济社会发展,我国生活垃圾产生量迅速增长,环境隐患日益突出,垃圾焚烧凭借突出的综合优势成为主流处理方式。但同时,技术工艺、排放控制问题凸显,垃圾焚烧发电项目落地难,监管力度不够、信息不透明等问题制约着行业的健康、长远发展。解决垃圾问题关系到生态文明建设大局,为打好污染防治攻坚战,生态环境部今年启动七大专项行动,垃圾焚烧发电行业达标排放就是其中之一。在此背景下,垃圾焚烧发电企业该如何作为?
 
  近年来我国垃圾焚烧发电进入快速发展轨道,垃圾焚烧发电装机规模、发电量均居世界第一,但低价竞标、带病运行、超标排放等问题也逐渐暴露出来。如浙江金华婺城乌拉环保能源有限公司曾被查出多项检测指标超标,台州温岭东部垃圾焚烧发电项目在运行过程中也曾出现一氧化碳等废气不能稳定达标排放问题。中国城市建设研究院总工徐海云指出,目前,国内近1/3的垃圾焚烧厂存在不达标运行的情况。
 
  前不久,《生活垃圾焚烧发电建设项目环境准入条件(试行)》的出台进一步加严了对项目建设的环境管理要求。对焚烧发电企业来说,推动垃圾焚烧更透明、更清洁发展是关键。那么,达标排放的底线如何坚守?邻避问题怎么规避?二恶英的问题怎样解决?
 
  公益性和改善环境是底线
 
  行业总体资金投入不足、市场竞争加剧,生活垃圾处理行业面临挑战
 
  几乎毫无争议的是,焚烧发电是破解当前“垃圾围城”困局的最优路线。据中国城市建设研究院的统计,截至2017年年底,内地建成并投入运行的生活垃圾焚烧发电厂约303座、总处理能力为30.4万吨/日,总装机约为6280MW。无论是我国生活垃圾焚烧发电装机规模还是垃圾处理量均居于世界首位。
 
  “‘十三五’以来,中国生活垃圾处理行业延续了‘十二五’的快速发展态势,行业年固定资产投资额维持在400亿~500亿元之间,垃圾分类、农村环境整治等新的行业热点不断涌现。但来自环保的压力也在逐渐增加,生活垃圾处理处置成为2016年度环境保护执法检查的六大突出环境问题之一,企业必须增加环保投入应对更严格的政策和执法环境。”在2018年第八届中国垃圾焚烧发电发展论坛暨固废处理技术交流会上,住房和城乡建设部环境卫生工程技术研究中心副总工刘畅表示。
 
  近年来,随着垃圾焚烧的快速发展,一些问题也随之暴露,低价竞标、带病运行、超标排放等问题突出。徐海云就曾指出,国内近1/3的垃圾焚烧厂存在不达标运行的情况。
 
  2017年,按照生态环境部的部署,垃圾焚烧企业要求全面完成“装、树、联”三项任务。徐海云认为,企业应守住达标排放的底线,“装、树、联”确实有助于企业加强自身监管和行为规范,但切勿做成表面文章,苦练内功才是根本。
 
  此外,随着村镇生活垃圾处理市场的打开,一些项目顶着公益和环保的名义跑马圈地,但实际效果差强人意。“以热解气化为例,由于缺乏明确的政策指引和标准规范,以小规模为主的热解炉或气化炉普遍存在建设水平偏低、技术工艺不成熟等问题,污染物排放处在灰色模糊地带。”徐海云向记者表示。
 
  “公益性和改善环境才是垃圾焚烧企业的核心竞争力。在行业总体资金投入不足和市场竞争加剧的情况下,政府如何通过监管守住公益性和环保达标这两条底线仍是行业发展的重要问题。”刘畅指出。
 
  清洁焚烧是发展趋势
 
  应运用“垃圾全过程管理”,对焚烧全过程进行规范化管理
 
  2018年能源工作指导意见中提出,开展垃圾焚烧发电领跑者示范项目建设,推动垃圾焚烧发电清洁绿色发展。
 
  “生活垃圾的特性决定了其性质是难以控制和预测的,垃圾焚烧的主要污染物主要来自恶臭、烟气、渗滤液、飞灰和炉渣等,产生途径受管理、处理方式等影响,排放也不稳定。”上海康恒环境股份有限公司环境研究院常务副院长白力表示,实现清洁焚烧,对烟气排放、飞灰等为主的污染物排放都提出了极致化要求,相应地对控制技术也提出了更高挑战。
 
  作为财政部第二批政府和社会资本合作(PPP)示范项目,宁波明州生活垃圾焚烧发电厂采用了多个叠加的处理工艺(SNCR+半干法+干法+活性炭喷射+袋式除尘+SCR+湿法+GGH),以确保各项污染物都达到全国最严格的烟气排放指标,并严于欧盟2010标准。
 
  除了末端治理的技术提升,对精细化管理水平也将提出更高要求。刘畅认为,应运用“垃圾全过程管理”理念对焚烧全过程进行规范化管理,包括“工艺装备、污染控制、资源消耗、综合利用和可靠性、精细化运行管理”五大方面,最终用适宜成本,保证安全、可靠、长期运行,发挥预期功能并随着时间、条件的变化不断发展和完善,实现清洁焚烧目标。
 
  “清洁焚烧不是盲目地追求超严格排放标准和环保设施,而是从实际出发,在人体健康、环境容量、工程安全、社会经济成本四个方面实现最优方案。”据参与过多个焚烧厂智慧化改造的朗坤智慧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技术相关负责人温际阳介绍,通过对垃圾焚烧全过程各个环节的技术管理一体化、标准化、模块化、数据化和智能化,能够帮助企业优化生产流程,产生良好的经济效益和环境效益。
 
  加强对二恶英的监测
 
  应加强对垃圾焚烧发电厂周围环境及农产品的二恶英监测
 
  不过,要实现清洁焚烧目标,二恶英是不容回避的问题。有研究分析检测2006~2015年某省市场零售食品及某座生活垃圾焚烧发电厂和一个电子垃圾拆解场地附近食品中的二恶英和聚氯联苯毒性当量值。在对生活垃圾焚烧发电厂附近的河鱼、鸡蛋、鸡肉以及鸡肝采样分析表明,二恶英毒性当量分别是欧盟标准限值1.4倍、11.2倍、20.7倍、3.3倍。生活垃圾焚烧厂排放的二恶英对当地附近居民健康构成较高风险。
 
  虽然目前已加强对二恶英的检测频次,但仍不能避免给不法者可趁之机。江苏力维案就是一个典型案例。2017年,作为国内生活垃圾焚烧厂二恶英检测最有影响的第三方检测机构,江苏力维检测机构因报告造假资质被吊销。一些生活垃圾焚烧发电厂凭借这家机构的检测报告,由超标排放而变成达标排放,不仅规避了举报、逃避了处罚,甚至凭此获得评优和先进。
 
  中国检验检疫科学研究院南方检测中心、浙江九安检测科技有限公司总经理仲维科表示,二恶英是痕量级,检测麻烦,需要很长时间,成本昂贵,因此目前无法做到在线实时检测,造成了目前行业处在十分混乱的局面,给钱、少给钱就出合格报告成了不少检测机构招揽生意的门路。
 
  据仲维科介绍,在生活垃圾焚烧二恶英控制方面,焚烧炉内充分燃烧是减少二恶英类生成的根本所在,此外由于焚烧炉烟气中的二恶英类物质主要是吸附在飞灰表面,因此高效除尘也可以极大减少排放。
 
  业内人士指出,目前,随着技术和标准的提高,我国生活垃圾焚烧厂特别是大型生活垃圾焚烧厂二恶英类物质防控措施和控制技术是有效的。“但目前的监管检测手段如同自己装摄像头,证明自己没有偷东西,在企业还无法做到自觉守法的阶段,监管模式需要调整。”
 
  仲维科呼吁,今后应加强对垃圾焚烧电厂周围环境及农产品的二恶英监测,以作为垃圾焚烧厂二恶英排放是否达标的重要依据。
国际能源网微信公众号二维码
 
搜索更多能源资讯